每日推荐
-捧齐达内“臭脚”的中国人醒醒吧
-房市新政会不会遭遇历史"宿命"?
-怎样才是对“七·七”最好的纪念?
-李宇春评球与章子怡“裸胸”
-电子眼商业化执法还是赚钱 ?
赣鄱时评
-新闻热议:贪官信迷信源自理想信念的缺失
-新闻热议:“红绿灯欠费停电”的警示
-新闻热议:理性看待“国际大奖”
-赣鄱时评:共产党人的精神财富
-思想者论坛:行荣拒耻领导带头
天天时评·时政
-何必对孩子性困惑讳莫如深?
-该反思中国高等教育了
-黑社会有“靠山”,老百姓呢?
-这还不是真的"同命同价"
-“肖龙云现象”隐喻民意弱势
天天时评·文娱
-竞标春晚总导演:毕福剑“有趣”什么?
-多余的“将来我不在了,我赞成你再结婚”
-谁来帮法盲歌星重新“识谱”?
-孙悦婚事低调让谁失望?
-质疑超女唱区三、四名PK的公正性
天天时评·体育
-克林斯曼领着兄弟去打狗
-中国足球,我们该上路了!
-不“封杀”黄健翔是明智之举
-生于优雅,死于缓慢
-我们有必要嫉“澳”如仇吗?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每日推荐 正文
潘冬子成潘石屹儿子 恶搞无禁区?
http://www.jxnews.com.cn   2006-07-12 15:09   编辑: 万文婷
【字体:    】 【进入论坛】 

  余丰慧

  目前,“恶搞”二字成了网络上的热门词。刚开始网络“恶搞”,只是一些网络活跃分子利用网络工具搞的一些娱乐性笑料,大不了是一些令人一笑而过的恶作剧而已。谁曾想,没多少时间,网络“恶搞”却一发不可收拾,越搞越严重,并且已经带来一系列问题。

  一次,与孩子谈论到学习问题时,我非常认真地给他讲述“龟兔赛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孩子竟然打断我说,你讲的那是老掉牙的旧版本,已经落伍了。现在网络流行的“龟兔赛跑”故事里,兔子也没有睡觉而是一直跑,结果兔子还是输了。为什么?因为在起点有一个乌龟,在终点附近又埋伏着一个乌龟。起点这只跑了几步,待兔子跑远后它就休息了。兔子跑到中间时,埋伏在终点附近那只乌龟起身就越过了终点线。反正乌龟都长的差不多,兔子也看不出来,所以结果兔子输了。我听后,大吃一惊,上网查看后,发现新龟兔赛跑的版本有好几种,不乏改进后更智慧的,而孩子却只记住这个格调最低的版本。无独有偶,成都某小学语文老师黄雪梅说,她的女儿在上幼儿园时,曾背诵过一首令她非常吃惊的诗:“日照香炉生紫烟,李白来到烤鸭店。口水直下三千尺,一摸口袋没有钱。”据称,被网络“恶搞”篡改后的“古诗”在小学生中十分流行,不少“作品”之低下让老师都说不出口

  网络“恶搞”对象已经由一般电视剧、电影以及流行歌曲,发展到“恶搞”名人,甚至开始颠覆名著名篇。人们心目中的英雄雷锋,在网上被贴上“姐弟恋”的标签,以“雷锋的初恋女友”出炉。英勇抗日的铁道游击队员摇身一变为脏话满口的参赛选手。小英雄潘冬子成了一个整日做明星梦希望挣大钱的“富家子弟”,其父亲变成了“地产大鳄”潘石屹,而母亲则一心想参加“非常6+1”,她的梦中情人是主持人李咏。整部片子,还夹杂着一些下流的对白。杨子荣有了私生子;白毛女成了商界英雄;孔乙己偷东西是“资源共享”;卖火柴的小女孩成了时髦的促销女郎。《水浒传》是讲述“3个女人和105个男人之间的感情纠葛”;《西游记》里孙悟空偷吃了“伟哥”;《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变成了“文革”中的造反派……这些恶搞的名著还颇为畅销。甚至,王小丫、崔永元、罗京、韩乔生、倪萍都成了网络“恶搞”的对象。而且,网络“恶搞”已经开始走下网络,蔓延到书刊市场。据称,这些经过网络“恶搞”后的名著名篇已经在书摊上销售,并且销售火热,商家赚钱不少。

  网络“恶搞”发展到如此地步,已经远远偏离了其娱乐性的本质。这些“恶搞”作品,特别是对那些已经深深定格在人们脑海中的形象的颠覆,对于世界观、价值观已经成熟和定型的成年人来说也许只是看过后一笑了之。而对于世界观、价值观尚在形成和确立中,可塑性很强的青少年来说,负面影响就会大得多。况且,这些“恶搞”作品的受众面主要是青少年。笔者认为,这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了。况且,一些网络“恶搞”已经涉嫌侵犯著作权以及对个人人格的侮辱,已经成为法律范畴的问题。

  网络“恶搞”之所以能够风靡和盛行,与我们当前过于呆板和说教式的网络媒体导向不无关系。过于呆板、说教式语言以及纯政治性话语过多,已经不能吸引读者特别是青少年的注意力,这就给网络“恶搞”以可乘之机。

  网络“恶搞”娱乐性、搞笑性的特点,迎合了人们期望丰富多彩生活的需要。其次,一些网站以及商人在巨大利益驱动下,为了追求点击率和销售量,对网络“恶搞”推波助澜。而网络“恶搞”作品大部分处在制度和法律的空白点,正好打了一个擦边球。

  一些人士认为,对网络“恶搞”要抱宽容的态度,笔者也赞成这种观点。但是,宽容必须有个限度,这个限度就是不能违法侵权和侮辱人格,不能毒害青少年,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笔者相信,大部分人包括网络“恶搞”者,也不希望影响自己的孩子和兄弟姐妹。世界各国无不把保护青少年健康安全上网作为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美国国会早在1998年就通过了儿童网上保护法,防止不良网络内容影响身心尚未成熟的青少年,美国司法部出资专门成立了打击侵害儿童网络犯罪的特种部队。

  中国规范网络“恶搞”,首先要依靠法律,其次要加强引导。主流网络媒体和商业性门户网站要发挥引领作用,多出一些百姓喜闻乐见的网络作品,占领这片天地。再次,要依靠网站自律,绝不能让毒害和影响青少年成长的“恶搞”作品,泛滥成灾。

来源:( 新华网 )
相关文章:..............................................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