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冒名上大学需要多大的能量
大江网 2009-05-06 08:32

  作者:三点水

  有些不可思议、几无可能之事一旦兑现为事实,即便是偶发的个案,仍具有普遍意义上的反思价值。5月5日《中国青年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蓝本:罗彩霞,一名普通的农家女,被冒名顶替失去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无奈只得复读一年。然而,梦魇并未过去:因为身份信息被篡改,在新学校,她申领教师资格证,甚至毕业证、学位证等都面临大问题。而顶替罗彩霞身份的,是他的同班同学,当地公安局政委的女儿。

  冒名顶替上大学之事算不上新鲜。以往的这类消息分成两类:一是旧派志异,有说N年前因交通资讯不发达,重名的又太多,不知不觉被冒了名的;二是新派传奇,譬如说“某高校有21名2007级新生被清退或自动退学,原因是他们涉嫌冒名顶替,未能通过资格审查”,“某学院用了人像比对系统让两名冒名读大学者露了马脚”。抚今追昔,让人感慨万千。但眼下的事情真让人纠结,技术进步了,制度成熟了,一厢情愿的冒名读大学何以得逞?这个问题又细化成若干具体疑问:罗彩霞没填报贵州师大为何被贵州师大录取?本来应该给罗彩霞的录取通知书为何被截留?王佳俊是怎样冒用了罗彩霞身份证办理的户口迁移手续?贵州师范大学又是怎样审查王佳俊入学资格的?

  有人说,此事得逞当然离不开孩子他爹。有扭曲的权力寻租,必然能找到一个个“毕姥爷”。这个逻辑当然没问题。在一些权力张狂、环节独立的领域,突破制度关口的难度并不大,一个人或者一个部门,就可以轻松完成寻租流程。但是,如此离奇之事竟然大大方方地发生在以严肃繁琐著称的高校招生录取领域,其个案带来的震撼远比房地产腐败窝案等更要强烈:一者,高招干净度某种意义上代表着社会的良心,关乎社会各阶层公平流动的可能,也是我们必须抵死坚守的一道底线;二者,高招中环节众多,人物纷纭,制度与补丁千重万叠,如果这一系列程序都能被“斡旋”,我们还能拿什么说服自己“权力通天只是一种幻象”?

  身为父母,当事官员之举也算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但是,从体制机制而言,这一事例恐怕不能到主使者一人为止。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还罗彩霞一个公道的问题。此事更促使我们反思:突破不可能突破关口需要多大“能量”?如果沿着这个问题溯本追源,我们也许会悲哀地发现:那些众多看似坚不可摧的制度堡垒,在一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权力手中,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在冒名读大学一事上,其实所有的问题最后只剩下两个:为什么当权者认定凭自己的“能量”可以突破大学招录的制度正义?为什么林林总总的各色人等愿意并能够为之效力?

  答案只有一个,某些不受制衡的权利正在以网络化的形式抱团突破制度底线。而一旦它们成功“突围”,这种合力必将继续以利益结盟的姿态投桃报李,并以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法则让权力正直者举步维艰。最坏的结果就是:权力场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场、厉害场,权力通吃,无权被吃。至于制度或者体制,只不过是它们用来规制异己阶层的号令枪而已。

  某种意义上说,权力的异化或者寻租无可禁绝,正如古语云“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的道理一样,符合辩证法。但是,我们最当警惕的,是权力网状寻租、系统地异化。我们不指望所有的公权都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起码不能出现“万夫当关一夫随便开”之诡异。新闻远未结束,真相尚待厘清。我们想看看,究竟哪些人、哪些制度为冒名读大学事件打开了缺口。

来源: 人民网
编辑: 黎中元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