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江西日报 > B1版 正文
庐山高
http://www.jxnews.com.cn    2014-06-20 06:07   来源: 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闲谈江西学术(之二)
【字体:  】 【进入论坛】 

曾印泉

  中国美术史上,有一幅能进入前十名的画作,与庐山关系甚大。此作即为明朝沈周的山水立轴《》,现藏台湾故宫博物院。该画不仅尺幅巨大(193.8厘米×98.1厘米),而且上面还题有欧阳修的《庐山高》诗全文,约300字。沈周作此画时41岁,正当壮年,画因是为贺其师陈宽70寿诞。然而,老师何人?庐山人;老师何德?沈周曰:“今仲弓”,“尚知庐灵有默契,不远千里钟于公。公亦西望怀故都,便欲往依五老巢云松(沈周画中题识)”。沈周之画,既慰老师怀乡之情,也颂扬老师之德术。

  客观地说,若不是因沈周此画流传甚广,庐山人陈宽之名与德,很可能被历史淹没,无人知晓。然而有趣味的是:这件美术史上划时代的杰作,竟完全出自作者的想象。沈周作画时脚步并未到过庐山,其所能依傍的,只有古人欧阳修一文,以及自己眼前的一个庐山人罢了。

  然而沈周极为成功,此画一出,即成为山水画品质的一个标准。流传到今日,500年来,人们一面欣赏赞美它,一面不知有多少画家对它试过身手。仅江西籍的,便有“八大山人”朱耷祖父朱多炡、陈寅恪的兄长陈师曾、新余人傅抱石;离我们最近的一位,为南昌人黄秋园。黄秋园先生的《庐山高》自然也是名画,但其画面布局,甚至欧阳修那三百言的诗行,一字不少,都因袭沈周原画。然而我想,他地画家的临作仿作,笔墨意趣得与不得,应该难以计数。

  庐山高,有唐人李白的“飞流直下三千尺”诗句,人们不待到庐山就能想而知之;《庐山高》画也高,其画自有魅力,人们可望而知之;至于欧阳修名文《庐山高》的诗行之美,喜欢一点古文、怀有幽情的也能诵而领悟。但是这一绵延千年的艺术事件——山川、诗行与画面交相辉映,实为一人精神所感染,以至灵气流传似有行迹。而欲探其源,我以为不能不提到一人——他就是沈周及后来许多《庐山高》画幅下方、独对苍茫的画中人物。这个人,名叫刘涣,苏轼称其为“匡庐先生”。

  刘涣,北宋江西筠州(高安)人,此人《宋史》无传,仅在其子刘恕的传首刊有百字,现录于此:刘涣字凝之,为颍上令,以刚直不能事上官,弃去。家于庐山之阳,时年50。欧阳修与涣,同年进士也,高其节,作《庐山高》诗以美之。涣居庐山30余年,环堵萧然,饘粥以为食,而游心尘垢之外,超然无戚戚意,以寿终。

  那么这个高安人到底做了些什么?生前身后,竟使得人们念念难忘,继之以图画?遗憾的是,有关刘涣的历史文献并不多。据载他曾留下文集20卷,但卷帙浩繁的《全宋文》却只收有他两篇序文;他与二子(刘恕、刘格)的合集《三刘家集》,《永乐大典》有其抄本,然而也只收有他四首诗。于是,有关刘涣的诸多问题,比如他为何不待老而归隐?为何偏偏选中庐山之阳?他是如何在寂寥的生活中度过30多年,活到了80多岁?又怎样在家中培养出一位大国手儿子刘恕等等,存世文献皆语焉不详,有待研究。然而,我们通过方志,司马光、欧阳修、苏轼苏辙兄弟、李常及黄庭坚的记叙与诗行,接近这个人的故事,今日仍可说焉者,笔者以为有如下两点:

  第一,我认为刘涣真高明!明慧的明。庐山不惟秀美,亦号称“神仙之庐”,高士之巢穴。而高士中最为知名、列首位的应是东晋末的彭泽令陶潜陶渊明。而刘涣与之比较,诗才隽永可能不及;精神高洁明慧,却似有过之。

  史载刘涣最后的任职为颍上令。颍上在两淮中,属北宋京西北路之上县,历来号称繁巨,其官阶正六品,应为奔竟仕途者求之不得的美差。而刘涣时值壮年,处大宋仁宗盛朝,社会在飞速发展——此与陶渊明的乱世避世不同,性虽刚直,若没有看透浮华的智慧,且无践行之勇气当不能想象。故此我说,刘涣在这点上,已迈越古人。也许,这正是欧阳修见刘涣归隐,竟以庐山配而歌之的缘由吧。

  说刘涣高明,还有一注脚,即其“有后”。刘涣对两个儿子刘恕刘格的教育,无论是品格还是学术都极为成功。史称刘涣长于史学,但其著不传,我们已不能领略其学术之高妙。然《宋史》载其子刘恕传曰:(恕8岁能问难,)年13欲应制科,从人假借汉、唐书,阅月皆归之。谒丞相晏殊(晏殊本人就是神童出身),问以事,反复诘难,晏殊不能对。恕在巨鹿时,晏殊招至府,使讲《春秋》,晏殊亲率官属往听。未冠,举进士,时有诏,能讲经义者别奏名,应诏者才数十人,刘恕以《春秋》《礼记》对,先列注疏,次引先儒异说,末乃断以己意,凡二十问,所对皆然,主司异之,擢为第一……足够了,刘恕为少年之天才明矣!而少年天才多诞育于阶庭之内。虽没有确实的证据,我们却未尝不可说:刘涣不待老而归隐庐山,可能另有原因,那就是对于儿子成为一代国手,他有先见。因此,相较于陶渊明诗酒岁月中的《责子》之痛,刘涣的生活似更有生机。

  其次,我要说刘涣真高洁!

  乱世平世,弃官归隐并非难事(对人性而言,是从繁巨的职责中解脱;若有荣名伴随,世俗意义上恐怕也是快事)。见于此,黄庭坚曾论曰:刘涣所为,人们始之为易,但终之实难。何也?忍贫难也!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仁人志士动过栖身山林的念头,然大多虎头蛇尾,中途改道。刘涣之前就有一位:洛阳人种明逸,为大宋第一名士,归隐终南山有年,终于不耐寂苦,步入仕途。然而种母甚贤,不乐儿子改志,便迁怒于他纳徒讲学,焚其笔砚,但终不能阻止儿子以绂冕为荣,助皇家登山而封禅。以致后来的西湖处士林和靖,老死孤山,见自己仍持洁净之身,竟快慰作别: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而离刘涣稍远的,大明才子袁中郎(祖籍亦江西人),入籍后从吴县令到礼部主事,其间抱病回家,筑园城南,号柳浪居云。但袁中郎归隐之志屡兴屡改,终以43岁促其归命。距今不远的民国初年,战乱不已,那时的名人也经常宣告避世,成为一种时髦。然而鲁迅先生表示疑问,遂引蒋士铨(江西人)诗讽曰:“翩然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衙。”

  与上述人比,刘涣盛年买田于庐山,守赤贫之家,一住近40年。不仅如此,庐山下的南康军(今星子县)为交通要冲,达官贵人,南来北往,闻刘涣之名,时而拜访之,其间之种种诱惑,可想而知之。而刘涣骑黄牛犊,往来山涧,心地超然,从不与人谈论时事。苏辙从高安改迁,曾到庐山,拜其床下,称刘涣“冰清玉刚,廉洁不饶,凛乎非今世之士”。黄庭坚是刘涣的姻亲(黄的婶娘为刘涣之女),从少年时代起,便屡次拜门,受其熏染。而他眼中的刘涣,“刚中而外和,忍穷如铁石,其所不顾,万夫不能回其首也”!

  刘涣之坚守,当然获得了报偿,他身心康健,“八十唇红眼点漆” ,“金锺举酒不留残”,而且“身在孤蒲中,名满天地间”,就连大画家李公麟也忍不住,图其肖像(这大概是最早的《庐山高》画作吧),代其作歌,其歌曰:“我骑牛,君莫笑。世间万事从我好!”一时传诵士林,视为佳话。笔者认为:当年匡庐之有刘涣,其人在与不在,其居“冰玉堂”庐舍的完好与毁弃,实质关乎到中国士人的另类理想与最终归宿。唯其如此,欧阳修等一干士大夫,才吟诗作赋,宠其归去。于是,李常说:刘涣必将不朽,故君辈先预其事耳!

  接下来,我们谈刘涣子刘恕刘道原。

  刘恕平生,官阶与其父相仿,时人以“刘秘丞”称之。但他声名远播,贯于两宋,士林几无人不晓。元人修的《宋史》,其个人列传达一千多字,比“苏门四学士”(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都长。无他,因其杰出、无与伦比也!司马光严于律己,立誓不为私人撰述,而刘恕《十国纪年》书成,竟给他写了一篇长序。而在北宋最为荣耀的岁月,洛下党(司马光)、蜀党(苏轼兄弟)、王氏新学(王安石)诸人,竞相与刘恕诗文往返。其意为:凡与之交言,辄涉不朽之谈资。刘恕只活了47岁,到元祐八年,其子因故迁葬祖茔,入冢物有:丞相司马光的《十国纪年序》,哲宗皇帝老师兼翰林学士范祖禹书写的墓碑,太史黄庭坚撰写的墓志。如果愿意,还可加皇上亲赐的一套殿本《资治通鉴》。

  刘恕一生故事极多,同代或后来者的记述,非拙笔可以转载。这里我只陈刘恕一事:史才。

  1066年司马光奉诏编《资治通鉴》,英宗皇帝命其择英才共修之。司马光说:国家人才诚多,至于专精史学,只有刘恕一人。而事实上,《资治通鉴》设局时有4人(司马光、刘恕、刘攽与范祖禹),耗时19年。先后入局者有9人(包括校勘司马康与黄庭坚),皆天下之选。但是,唯独修了27卷(约全书十分之一)的刘恕最为知名。清人全祖望说:司马光主修《资治通鉴》,全书之义例,多从刘恕商榷,刘实为全局副手。盖《资治通鉴》之难,难在一“通”。此书囊括1362年的中国史实,为我国编年史最长的一部书。其中五代十国,朝代纷叠,人物交错,头绪繁多,为这部书最难“通”的一段。而任其艰巨,不可替代者,江右人刘恕也。苏辙曾叹道:“刘恕所学,自律数、地理、宦职、族姓至前代公府案牍,无所不通;三坟五典,春秋战国,历代史记,下至五代分裂,刘恕皆能言其治乱得失,记其岁月,辨其氏族,而正其异同。上下数千年,如指诸左右!”我们知道,史学专精,代有其人,像刘恕这样的通才——西人称“学术动物”者,则千载难逢。其境界远非勤奋读书、专心事业可到。若言读书有用,刘恕当在母胎中翻阅书册;若言勤奋可达,则他须在襁褓中思考。因而,刘恕47岁所获得的成就,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家传,与生俱来。

  当然,论刘恕为人,后人也多赞美其风节——这大概也为刘家“家义”,尤为同代人所仰慕。张耒说:刘涣刘恕父子文学似司马迁谈,而迁谈无其风节;风节似疏广受,而广受无其文学,盖千古而一见也。然我于此稍有异议。笔者认为:刘涣之情性高洁,刘涣本人享之,但传到儿子刘恕这儿,却有过情之弊,甚至对儿子有害。事实上刘恕就经常对自己不满,其《自讼》一文,针砭己过达20条之多,其中就含有“狷介刚直”与“不达时变”的内容。最有趣的故事是:刘恕从星子县到洛阳看望司马光,秋去冬返。司马光见天气寒冷,欲送旅途御寒衣——大概有值些钱的裘棉之物吧,他竟踌躇再三不能张口。最后只好改说借旅途一用,刘恕这才拜领。可笑的是:一路南来,天也渐暖,刘恕并不等到家,半路就将衣物递回洛阳。苏辙曾写道:司马光本人以刚直立朝,却非常忌惮部属刘恕之率真。虽脚蹈陷阱,手揽虎头,别人觉得危险就在眼前,刘恕本人却丝毫没有感觉。性偏之害,竟使他先父亲数年故去,令人痛惜,也未尝没有缘故啊!

  总之,人生短暂,因此人们才企望和追逐不朽,并将不朽之营生,谓之“名山事业”。然而,古往今来,居名山而有不朽“事业”者几稀。按而能覆,不愧名山,刘涣刘恕父子即其人也!行文至此,笔者不由想到离我们最近、归居庐山的江西人陈三立。虽说相去千年,合其子陈寅恪论之,品格才情,不亦二刘之后继者吗?当然,时间久远,不朽之声名也会被磨灭。但只要我们愿意温习国故,展开画卷,或脚踏其地,庐山之美就不止于山川,也在乎有其人,人有其历史啊!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地方新闻网站如何发掘重大典型人...
  • - 【专题】江西“最美考生”见义勇为...
  • - 全国网络媒体陕西行
  • - 吉林省档案馆新发掘涉日档案
  • - 【专题】乌克兰局势动荡
  • - 专题:以色列前总理沙龙病逝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总)网出证(赣)字009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