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日报  >  B2版
上镇下府
http://www.jxnews.com.cn    2018-07-05 23:13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字体:  】 【进入论坛】 

    □ 王志远

    以前在我们村里,若是某个男人偷懒耍滑混时间,免不了遭女人一顿气恨恨的白眼,甚至会嗔骂道,指望你去挑一担水,你老半天动不了身,上镇下府一样地艰难。男人嘿嘿地笑,该干嘛干嘛。

    “上镇下府”,是我们家乡的口头禅,也是小孩儿心头的向往。未知的远方,总是神秘得美好。

    “上镇”就是去邻近的景德镇市;“下府”,则是去自己的鄱阳县城,因为鄱阳县古时为饶州府。习惯讲“上镇下府”的,还有都昌、湖口、彭泽等湖区。

    我老家上兰村,四周都是山,距离村委会所在地的张家自然村有四里路,到金盘岭镇三十多里。而金盘岭镇到景德镇三十多里,到鄱阳县城一百五十多里。

    在“大集体”年代,自行车比现如今的动车都稀罕,村里人出门凭的是一双腿脚,上镇下府的曲折也就可想而知。好在那时的人们不轻易外出,只在村里重复着互相模仿的春播秋收。谁有大病小痛的,村里有赤脚医生,只有得了重病,才会想到“上镇”——几个本家的男劳力花上一个多小时扎了抬杠,吱呀吱呀地抬上肩、喘着粗气急奔景德镇,这一路至少要折腾七八个小时。“下府”去自己的县城看病,那是不可能的事,一百多里呢。去省城南昌?五六百里的路程,没人敢想。

    上镇、下府,都不是容易的事。村民平时所谓的出门,也就是偶尔在乡村之间互相走走亲戚。我上小学时,班上有个同学因耳疾上过景德镇做手术,回来后竟像个得胜将军,从不提耳朵的事,只是反复跟我们描述街市的景象:柏油马路是什么样子,汽车是怎么奔跑的,灯泡会发光,等等。有趣的是,他描述市里的百货大楼时神情比我们还要紧张,七层,七层!天哪!我们感叹。“抬头落帽子哟!”他这样形容。

    有一次,母亲半夜赶路挑了自己熬制的红薯糖上镇,赶了大早,红薯糖被市民抢购一空。那时城乡物资极度匮乏,粮食、火柴、煤油、布匹等日用品都要凭票按计划供应。城里人能买到乡下“走私”来的食糖是难得的幸运。母亲卖完红薯糖,饿着肚子,又步行赶了回来。这是我最早的关于自家人“上镇”的记忆。

    去金盘岭集镇上初中,是我第一次走出乡村,第一次看到电灯。去金盘岭几十里路,每到周末步行来回,即使翻山走小路,也有二十多里。走在大路上,我总是边走边看,希望遇到一辆路过的拖拉机。不过,搭上拖拉机的机会十分渺茫,那时全公社也只有两台拖拉机。后来,其中一台被邻近大队的人承包,不久,这人成了全公社最早的万元户。我初中即将毕业时,农村已经开始实行包产到户了,父母和乡亲们盼来了和暖的春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成为中国改革的开篇之作,接下来的户籍制度改革又一次解放了农民。

    母亲不必再为家人的生计“走私”了,乡亲们在交了国家和集体的粮食任务之外,还会有部分余粮出售,也能顺便养一两头生猪增加收入。父母和我的乡亲心花怒放,大家自由地上镇下府也不再是遥远的梦想。

    不久,做买卖成了光明正大的事,我们村里的老天作田之余就第一个在村头开起了小店。那时,有人抢先一步买了客车跑运输,专跑鄱阳县城和景德镇市,每天早出晚归,客车就停靠在张家自然村。大清早,远远近近的人们踏着露水汇集到张家村,上镇下府的便踏上了不同的客车。衣着利落整洁的,多半是出门走亲戚或者办事的;面色暗沉、忧郁的,可能是去医院;像老天一样不注重衣着仪表、脚底下压着一打蛇皮袋的,基本是去城里批发进货的小老板;也有蛇皮袋里装了鸡鸭、水桶里装了泥鳅或猪肉的小商贩……我母亲时常相邀一些女伴搭车去景德镇销售自家蔬菜或是累积下来的鸡蛋。

    上镇下府成了家常便饭,泥路上车轮滚滚,灰尘翻腾,但人和车子都起劲得很。虽说我们整个金盘岭一年都难得考上三五名大学生,但大家对于日子,对于未来,却有着前脚赶后脚般的豪迈。

    “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上镇下府的客车上,总能听到这激荡人心的歌声,大家明白,改革开放的浪潮在不断涌动。开放搞活,粮食市场放开,商品粮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出门吃饭再也不用凭粮票。我们村的富余劳力有了新的干劲,除了作田,外面还有许多的精彩。他们上镇下府地在街市做买卖,在企业学技术,在车间当工人;也有许多人陆续奔赴全国各地的都市,弯腰挥汗,梦想花开。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第二年,我带着妻儿到南昌工作。这个时候,上镇下府的各色车辆开始在柏油路上欢跑,村里人搭车进出不再是满鼻子满脸的灰尘。九景高速也已建成通车,景德镇往返南昌的高速快客每小时一趟,大家过日子的信心不断延伸到更远的远方。

    农村孩子在城里上学的户籍障碍被逐渐破除,他们在南昌接受了平等、良好的就近入学教育。现在,我两个孩子都在读硕士研究生,改革开放成就了我小家庭的梦想。

    中国乡村延续了2600年的“皇粮国税”居然不用再交了,我的父母和乡亲们先是惊讶,然后开怀大笑,大部分男人携家带口地走出山村南征北战。大家都想给孩子一个更好的未来,许多人在景德镇或鄱阳县城扎根陪读,上镇下府变成了务工常驻。现如今,借读费早已成为历史,城市的流动人口只要手持居住证,就近上学,完全享受本地市民的同等待遇。我们村因此每年都有三五名学子考取大学。

    这些年我们从南昌回村过年,比早年村里人上镇下府还要便利。从南昌走高速到鄱阳县城,仅需一个半小时,然后转乘上兰的客车也仅两个小时左右。回家过年的热闹与隆重自不必说,家家有楼房早已不是新闻,乡村年节的堵车也成为令人哭笑不得的“壮观景象”。去年底,九景衢铁路开通运行,坐落在田畈街的鄱阳火车站通达南昌、武汉等多个城市。动车开通运行的第一天,上天似乎也跟着激动起来,雨水哗啦啦地下着,可车站广场仍然人流如潮,大家欢喜地目睹着火车站正式通车。

    家乡的动车运行以后,我从南昌回去就像去城市的郊区一样任性。现在,村里人谁要有个大病小痛的,如果实在不放心,就来省城的医院检查,是否住院,大家不计较,有国家的医保呢!

    村里许多年轻人在景德镇市或者鄱阳县城买房安家。也有一些年轻人凭技艺回乡赚钱,制作铝合金门窗、做装修工程等等,上镇下府的与坚守家园的小伙伴们经常聚会,微信里一个招呼,三五成群的好伙伴就聚到了一块。

    如今,无论是两个轮子的摩托还是四个轮子的小车,只要没喝酒,上镇下府,就像去菜园子打个转身。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汛期来临 江西做好防汛抗...
  • - 【专题】世界中医药大会第四届夏季峰会
  • - 【专题】中国梦·大国工匠篇
  • - 【专题】携手共建美丽南昌 守护幸福...
  • - 【专题】韩国密阳市一医院发生火灾
  • - 【专题】墨西哥发生7.1级地震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