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西网

新闻热线
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
0791-86847125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江西日报  >  A4版
青山着意化为桥
http://www.jxnews.com.cn    2018-10-01 01:38  来源:江西日报
——江西血防一甲子纪事
【字体:  】 【进入论坛】 

位于余江的中国血防纪念馆

    引 子

    岁月不居,时光如水;赣鄱大地,宏阔壮丽。

    再过两天,就是毛泽东主席《七律二首·送瘟神》发表60周年的日子。

    60年前的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在头版显著位置,发表了毛泽东主席为江西余江县(现为余江区)消灭血吸虫病创作的诗篇《送瘟神》二首。而让一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欣然命笔”的来由,却是缘于媒体的一篇报道。

    1958年6月30日,江西日报记者陈秉彦与人民日报记者刘光辉采写的通讯《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刊登在当天的《人民日报》第7版上。

    毛泽东主席看了这篇报道后,作为共和国的缔造者,一个时刻系念着人民的领袖,他彻夜难眠,激动不已。余江消灭血吸虫病的壮举,深深撼动了伟人的心灵,那份感慨和豪情,终于化作了《送瘟神》这壮丽的诗篇。

    今天,经过60年的努力,包括余江在内的江西39个血吸虫病流行县(市、区),血防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血吸虫病疫情已降到历史最低点。尤为可贵的是,江西成功探索出“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成为新时期全国血吸虫病防治的标杆。江西经验,已被确立为新的全国血防策略向全国推广。

    在《送瘟神》发表60周年之际,再次回望波澜壮阔的江西血防事业,是对历史和现实的呼应与告白;是过去的荣光与今时之奋斗的汇合;是新时代江西人民凝心聚力、实干担当、兴赣富民的全景写照与时代缩影。

    □ 祝芸生 毛江凡

    “第一面红旗”依然高扬

    秋光绚丽,旷野如金。在通往余江区蓝田畈宋家村的乡间公路两旁,一片片油画般灿烂的稻穗,在微风的吹拂下恣意摇曳。稻谷的芬芳,夹杂着扑鼻而来的丰收气息。不远处,一栋栋风格别致的楼房,装点在绿水青山之间,把一个田园诗般的新农村画面,深情地呈现在众人面前。

    余江,曾是血吸虫病严重流行的地区。据《余江县志》 记载:“血吸虫病在余江县流行时间有三四百年之久,严重危害也有一两百年。从清末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40年间,已发展得非常严重了,最高时的感染率达41%~50%, 有近3万人被血吸虫病夺去生命,毁灭村庄达42个。”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是当年余江血吸虫病危害的真实写照。

    余江蓝田畈宋家村,隶属于该区平定乡——曾经是余江血吸虫疫情最严重的地方,距离县城仅6公里。

    在余江血防站,我们见到了从事血防工作34年的业务科科长艾冬云,他告诉我们,蓝田畈血吸虫病最严重时,真可谓哀鸿遍野。有歌谣为证:有女莫嫁蓝田郎,头年做新娘,两年守空房。寥寥几句唱词,无奈地唱出了老百姓的孤苦与凄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余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响应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灭螺运动,与血吸虫病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1958年5月27日,经过全面复查,江西省给余江县颁发了《根除血吸虫病鉴定书》,余江从而在全国率先取得以县为单位消灭血吸虫病的伟大胜利,在全国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战线上,插上了“第一面红旗”。

    60载沧桑巨变,一甲子春华秋实。今天,当我们再次走进余江当年的血吸虫重灾区蓝田畈宋家村,看到的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一番景象。

    如今的蓝田,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秀美乡村建设,一跃成为余江区“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样板村。经过数年的规划建设,蓝田宋家建成了“第一面红旗”群雕、丰碑广场、《送瘟神》景观墙、血防红旗干部学院等13处以“血防圣地”为主题的人文景观,成了正在创建的国家4A级景区“中国血防红旗博览区”的景点之一,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全国血防文化旅游新村,每年接待游客达万余人次,血防文化旅游已逐渐成为蓝田村民的致富之路。

    在余江采访时,我们有幸见到了两位80多岁的老人,他们既是血吸虫病的受害者,也是血吸虫病防治战线的历史参与者和见证人,更是江西血防事业不断取得成效的受益者。

    上世纪60年代初,一部以血防为题材的电影《枯木逢春》感动了中国,震撼了世界。影片主人公苦妹子的原型之一,就是该区邓埠镇西畈港边村民、现年85岁的邓梅亻女。

    邓梅亻女老人告诉我们,她不满周岁时,父亲就去世了,11岁那年母亲也离世,她跟着同族的叔叔生活,村里人叫她“苦妹子”。后来总算找了个人家嫁了,却面黄肌瘦,肚子大得像个皮鼓。五年过去了,她还没有生育,婆婆责怪,丈夫埋怨,邓梅亻女内心充满了绝望。1956年,党和政府派了工作组到余江县组织治疗血吸虫病,结果显示邓梅亻女一家都患上了血吸虫病。“经过20天的治疗,我的病治好了,第二年就怀孕了,生了个大胖娃娃,后来又生了两儿两女。” 邓梅亻女高兴地说。

    “头年治好病,第二年生育”的经历,让邓梅亻女成为当时的奇闻。著名剧作家王炼在酝酿《枯木逢春》中的女主角苦妹子形象时,便以他见到的“苦妹子”邓梅亻女为原型之一,加以塑造和升华。邓梅亻女身体康复后,主动当起了村里的义务查螺员,一干就是20年,多次受到省、市表彰。如今,邓梅亻女四代同堂,安享晚年,被村里人尊称为“福奶奶”。

    今年已经88岁的齐洪翔老人,家住余江邓家埠水稻原种场。1955年,24岁的他担任当时的邓家埠国营农场安山大队大队长,带领干部群众没日没夜地查螺、灭螺。

    “我是灭螺试验小组三个人之一,当时采取的策略有两个,一是开新沟填旧沟,二是土埋灭螺,就是把沟两侧的草铲下来放到沟底,然后在上面填上土并压实,钉螺就全部被闷死了。这个办法很好,但因为得病的人太多,劳动力严重不足,我们只好联合各个村庄,齐心协力一起搞。”然而,齐洪翔老人万万没想到,正在干劲十足时,自己却感染了血吸虫病,只好住进医院打锑剂。

    锑剂毒性很大,但当时碍于没有高效无毒的药物,治疗血吸虫病,打锑剂是唯一有效的方法。“没得办法,危险也得打,打了有可能死于心脏病,不打就肯定死于血吸虫病。”说到此,齐洪翔老人伸出了手指,告诉我们他在卫生院治疗的半个月,打了8次锑剂,终于把病治好了。可是,休息了没几天,他又返回到一线,带领大家灭螺去了。

    交谈中,齐洪翔老人拿出一个珍藏了多年的本子,上面工工整整抄录的,正是毛泽东主席作的《送瘟神》。在每一行诗句的上方,老人都用简谱谱了曲。当我们还在啧啧惊叹时,老人已用中气十足的嗓音,高亢地放声唱了起来:“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恍然间,一面面高扬的红旗,一幕幕战天斗地的场景,仿佛就呈现在我们眼前。

    江西经验成了全国策略

    回望江西血防工作之路,与之相伴的,既有一路的艰辛与悲壮,更有一路的豪迈与胜景。

    赣鄱大地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见证了江西血吸虫病从高度流行、到疫情控制、到传播控制的艰辛历程,也正在见证从传播阻断到全面消除的宏伟目标。

    60年来,经过持续不断的努力,江西的血防事业取得了巨大成效。血吸虫病疫情降至历史最低点,并成功探索出一条“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这一策略经过充分的实践检验,已经成为新时期血防工作的标杆。

    江西经验的形成,与地处鄱阳湖区、血吸虫疫情严重的进贤县的先行先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你们来进贤的路上,看到了牛没有?”一见面,早在等候我们的进贤县血防站老站长、扎根血防一线37年的洪献林的问话,让我们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细细回想,我们从南昌一路过来,车窗外目及之处,确实没有看到牛的身影。

    “这就对了,在进贤县的血吸虫病疫区,已经有十多年不让养牛了。”洪献林说,2005年,进贤县被国务院血防办选定为综合治理试点项目县,探索推进“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血吸虫防治试点,采取“以机代牛、封洲禁牧、改水改厕、加大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调整农业产业结构”等五项重大措施,来保障与推动血防试点工作。

    牛是农耕社会的象征,数千年来与人类相生相伴。为什么不让养牛?这也是当地很多老百姓的诘问与疑惑。

    对此,江西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血防科科长辜小南认为,这还要从江西的省情说起。

    江西位于长江中下游南岸,其地理、气候条件,适合钉螺的孳生和血吸虫病的流行,农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和相对不发达的经济条件,是血吸虫病流行的重要因素。

    江西血吸虫病的防治历程,走过了三个艰辛探索的阶段,一是大规模调查摸底和以灭螺为主控制血吸虫病阶段(1950-1980年代初期);二是以化疗为主的防控策略阶段(1980年代中期至2003年),这一阶段,随着高效低毒的治疗药物吡喹酮的应用,血防目标从阻断传播调整为疾病控制;三是实施“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阶段(2004-2015年),面对疫情回升态势,江西提出了“控制疫情、缩小疫区、最终根治”的战略目标,这才开始探索并全面实施“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而耕牛恰恰是血吸虫最大的传染源。

    “一头耕牛传播血吸虫病的能量,是人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 辜小南解释,耕牛跟人一样,血吸虫的虫卵和成虫会让牛生病,而虫卵孵化为毛蚴钻入中间宿主钉螺中发育为尾蚴后,一旦与耕牛接触,可导致耕牛感染。牛生病后,虫卵随牛的粪便被排进有钉螺的田地沟渠、滩涂水源中,人和牛很容易感染,如此反复,传播的速度就会很快。

    正因为此,“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得以在进贤先行先试,取得良好的效果后,便在鄱阳湖区14个县69个乡镇推广,实施淘汰耕牛、以机代牛、封洲禁牧、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等综合措施,同样效果显著。

    2006年,全国血防工作会在余江召开,正是在这次会上,进贤县成功探索出的“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综合防治策略,被确立为新的血防策略,江西经验从此在全国推广。

    所有的努力都会得到善意的回报。

    江西省血地办主任何晓军介绍,江西血防策略的顺利实施,是在各级政府领导下,卫生、农业、林业、水利等多部门通力协作的结果。据统计,2004到2015年,江西血吸虫病人数从13.2万减少到了1.15万,下降了91%;以行政村为单位,人、畜血吸虫感染率均降至1%以下;全省分别于2008年和2015年,实现了血吸虫病疫情控制和传播控制的目标。如今,全省的血吸虫病防治工作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开启了到2030年全面消除血吸虫病的新征程。

    血防一线最美的身影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诗人艾青用他的赤子之心,抒写下的炽热情怀。

    在江西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在江西血防一线,几十年来,一批批血防人前赴后继,接续奋斗,他们同样深沉地爱恋着脚下的土地。他们的身影,是地平线上最美的风景;他们的奉献,凝聚成江西血防事业大爱无疆、勇往直前的精神力量。

    林丹丹,江西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作为我省公共卫生领域唯一的二级研究员,她多次参与国家血吸虫病防控策略、防治方案、技术报告和标准的制定,为江西省政府制定科学的血吸虫病防控战略提供决策咨询,致力推动全省血吸虫病防治规范化、科学化,为江西血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1984年,林丹丹作为江西大学(现南昌大学)生物系优秀毕业生,进入省寄研所工作,2005年师从著名寄生虫学教授吴观陵,攻读病原生物学博士学位,从事血吸虫病控制与研究已有34年。

    “我的经历其实很简单,工作单位就是省寄研所这一个,实际上我的性格最适合当大学教师搞教研。”林丹丹的身上,洋溢着一种知性、端庄的气质,言辞中满含真诚。“曾经有几次调离的机会,其中两次就是去高校,虽有诱惑,最终我还是放弃了。”说起往事,她淡然一笑。

    “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林丹丹笑着说,“但我心里清楚,我离不开血防事业。”说到这里,她饱含深情。

    2018年春节,她没有时间陪家人,忙于撰写省寄研所与中山大学、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合著的《江西血防经验》。这本专著的编撰和出版,有利于总结江西血防经验并向国际社会推广介绍,为“一带一路”、中非卫生合作做出江西贡献。

    2017年春节,由她作为技术总监的《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血吸虫病影响专题报告》,按合作方要求在大年初四顺利交稿。随后,她紧接着忙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书的思考与撰写,《我国湖区血吸虫病消除途径的研究——以鄱阳湖为例》获得了当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33.6万元资助。

    …………

    因为工作业绩突出,林丹丹先后荣获江西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全国卫计系统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林丹丹常说,能有今天的事业、今天的荣誉,离不开省寄研所的培养,离不开团队的支持。这是一种感恩,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血防事业的责任与担当。

    如果说林丹丹是血防科研战线最美的身影,那么,曾建芳无疑是病友眼里最美的基层血防医生。

    在病人眼里,上饶县血防站站长、副主任中医师曾建芳,是一位值得让人托付生命的人。

    多年前的一天,枫岭头镇村民何月英患了急性胰腺炎来到血防站求治。因急性胰腺炎是急症中的重症,治疗风险非常大,有人劝说何月英快去大医院,她却执意道:“我哪也不去,我就相信曾站长!”

    为了不让病人及家属失望,曾建芳带领医务人员不分昼夜守护在病房,尽管家就在医院附近,她却几天都顾不上回。最后,经过中西药结合治疗,何月英终于转危为安。

    对待病患,曾建芳如中药甘草“芬芳”相随,似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对待血防事业,她也一样任劳任怨,锲而不舍,像拼命三郎。

    1983年,曾建芳从上饶卫校毕业,被分配到上饶县血防站工作,一干就是35年。上饶县是血防大县,要经常下乡查灭螺、治病患。2005年“五一”期间,她放弃休息,带领四名职工到罗桥坂头村开展春季查螺工作,路过一农户门口时意外被狗咬伤。同事们劝她赶紧回县里注射狂犬疫苗,她却只做了简单的处理,仍坚持在查螺岗位上,直到傍晚工作结束后,才赶到县防疫站注射疫苗。

    曾建芳的父亲曾瑞和,曾担任县血地办主任,一位朴实却受人尊敬的老中医。“像父亲一样,一辈子为血防而奉献,无怨无悔,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曾建芳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如今的上饶县血防站,单位综合实力不断提升,站容站貌焕然一新,干部职工精神抖擞,血防站已发展成为一所学科齐全、技术力量较强、医疗设备先进的综合性防治站,成了全省血防站以医养防的样板。

    几十年来,因为在血防事业方面的重大贡献,曾建芳赢得了80万灵山儿女的尊重与信赖,先后荣获全国血防先进个人、全国先进工作者、中国好人、江西最美医生等称号。

    坚守孤岛数十年,用爱守护乡亲的陈凡经,是又一位让我们动容的基层血防人。

    在鄱阳湖西南岸,有两个小岛,面积不足5平方公里,离南昌市区70余公里,是新建区管辖的一块“飞地”。每当汛期来时,小岛四面环水,与世隔绝,只有乘船进出,交通极为不便。这个小岛就是南矶山,是南矶乡政府所在地,也是陈凡经——一位乡村卫生院长奋斗一生的地方。

    说来也巧,我们见到陈凡经的这一天,正好是他退休交接的日子,然而,下班时间未到,穿着白大褂的他,依然坚守在岗位上。

    “南矶山是我的故乡,我在这里生活、工作了几十年,虽然寂寞,却没有烦恼;虽然艰苦,却也幸福。干一辈子乡村医生,我无怨无悔。”被湖区烈日晒得一脸黝黑的陈凡经如是说。

    上世纪70年代初,陈凡经如愿学了医,1974年学成归来后,成为一名赤脚医生,后来进入南矶乡卫生院,1995年开始担任卫生院长。除了基本医疗等日常工作外,陈凡经还负责血吸虫病的“查病、治病、查螺、灭螺”等,既是院长又是站长。

    南矶是全国闻名的超重型疫区,现有晚血病人300余人。陈凡经自己因为反复接触疫病疫水,多次感染血吸虫病,并患有脾脏肿大、肝纤维化等典型的血吸虫引起的疾病,但他从来没想过离开。

    “岛上有300多名晚期血吸虫病人,我怎么舍得下他们?” 陈凡经动情地说。

    40多年来,陈凡经和同事们并肩战斗,对血防工作不离不弃。做粪检,村民不配合,他就一大早蹲在人家门口守候,村民们戏言“只见过讨饭的,没见过讨粪的”,陈凡经不恼;控制传染源,要淘汰耕牛,有的村民不干,这本是政府部门的事,陈凡经却主动介入,登门苦口婆心劝导,以取得群众的理解配合。

    如今,南矶乡血吸虫病人群感染率由历史的70%下降至现在的1%以内,岛上人均寿命由过去不足50岁,提高到现在的70多岁,这是多么来之不易的成果。为此,陈凡经先后荣获江西省道德模范、江西省劳动模范、全国最美乡村医生等众多荣誉。

    永不褪色的“血防精神”

    国庆前夕,玉山县岩瑞镇包溪村一条沟渠旁,72岁的村民封岳高和62岁的村民陆飞虎,正手持镊子,眼神专注地在草丛中搜寻钉螺。查螺已经不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尽管年轻时,他们曾经担任过十多年的灭螺队长,而今,早有年轻人接了班,但他们还是常常走向田埂,做起义务查螺员。

    玉山县血防站住院部的病房里,护士长李倩正在耐心地帮一名患者换药。自从1992年进入血防站,她从护士干起,已经在血防一线工作了26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外婆郑秋莲、母亲张静芳,也在玉山血防站工作了一辈子,她已是第三代血防人。

    “我们站有50名职工,其中有血防二代23人、三代1人,占职工的近一半。”玉山县血防站站长刘和新说到这里,脸上充满自豪。尽管血防工作又苦又累,但一代代血防人传承接力,后继有人。

    在进贤县血防一线工作30多年的王鑫英,是南昌市两届政协委员、两届人大代表,尽管多年前就被调任县红十字会担任负责人,但仍然在血地办和血防站兼任副主任(副站长),搞课题、做方案,继续为血防工作奔走呼吁。

    61岁的胡神助在进贤县血防站一干就是44年,曾是血防科科长,去年才退休。他的父亲是血防站建站时的老员工。多年前,他的儿子胡利峰大学毕业后,在南昌一家事业单位上班,他力劝儿子回来干血防。儿子不愿意,老胡苦口婆心,好说歹说硬是把儿子劝了回来。没想到儿子还挺争气,干得不错,几年前还提拔担任了血防站副站长。说起这段经历,老胡动情地说:“对血防,咱打心眼里有感情哦!”

    回望历史,60年前,余江在与血吸虫病的斗争中,淬炼出了“战天斗地、敢为人先,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血防精神。

    60年来,在千千万万血防人身上,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基因。这种基因里,仿佛被写入了一种叫“血防精神”的程序,正是这种精神,深深地激励与鞭策着每一个血防人。

    进入新时代,“血防精神”的意义与时代价值也在不断升华。

    采访中,余江区委书记路文革有着这样一番感慨——“血防精神”是余江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早已融入余江人民的血脉。余江人民在党的带领下消灭血吸虫病的历史,将永远被历史铭记。正是凭着这股精神,余江改变了“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凄惨状况,呈现出“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繁荣景象。近年来,余江区经济社会发展成效显著,多次在省市综合考评中名列前茅。特别是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走在全国前列,成为余江人民“战天斗地、敢为人先,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生动实践。进入新时代,余江将不断丰富血防精神新的时代内涵,让“血防红旗”历久弥新、高高飘扬。

    江西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光荣的土地。60年前,一面红旗,彰显风采汇聚力量;一首史诗,大气磅礴气壮山河!

    江西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万筱明说:“遥想当年,江西人民正是在党的领导下,依靠群众路线和科学技术进步,以大无畏的精神,创造了疾病预防控制史上的生动典范。2016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发表重要讲话——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战略地位,努力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总书记的召唤,是前进的新号角,是奋斗的新宏图,也是江西卫生计生工作者谨记于心、阔步向前的誓愿。”

    一直以来,江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民生工作,健康领域投入逐年加大,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日益健全,健康领域改革与发展成效显著,人民健康水平和身体素质得到持续提高。特别是去年8月,《“健康江西2030”规划纲要》正式出台实施,全省卫生计生部门,继续肩负起了推进健康江西建设的重要使命。

    走过不平凡的60年,又将开启新的征程。江西血防之路任重道远,江西血防精神永不褪色,江西血防人永远在路上!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中国江西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本网所载的文/图等稿件均出于为公众传播有益资讯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 。如其他媒体、网络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须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2、本网站内凡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均属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中国江西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站协 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本网站原创内容版权归本网站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网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商业目的及应用建议。 已经由本网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江西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3、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 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 损失。
4、对于已经授权本站独家使用提供给本站资料的版权所有人的文章、图片等资料,如需转载使用,需取得本网站和版权所有人的同意。
※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大江专题
  • - 【专题】江西驰而不息推进“五型”...
  • - 【专题】江西学习贯彻落实省委十四...
  • - 【专题】第二届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网...
  • - 【专题】大美青海 梦幻察尔汗——20...
  • - 【专题】韩国密阳市一医院发生火灾
  • - 【专题】墨西哥发生7.1级地震
  •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赣网文[2018]3167-034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