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信息日报  >  今日要闻
一身六罪只判死缓,受害者家属不服,检察院抗诉

九江一死缓犯被改判死刑立即执行

2018-01-05 11:03:20      来源:中国江西网-信息日报      编辑:舒晓露      作者:曹诚平

   

    “法律终于作出了公正的判决!”1月2日,九江市民张女士拿着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含着泪说,“我哥哥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2015年11月20日晚,在九江开发区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市的血案——双胞胎兄弟黄飞龙、黄飞虎纠集多名凶徒,将债权人张孔发砍杀致死,死者身上留下的伤口多达60余处。2017年1月,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主犯黄飞龙死缓,受害人家属认为量刑偏轻,九江市检察院依法提出抗诉(本报2017年3月20日曾报道)。日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改判黄飞龙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律师指出,在当前少杀、慎杀的大背景下,该犯人由死缓改判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可见其罪行之严重。■记者曹诚平 文/图

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和九江市检察院抗诉请求答复书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书

    血腥砍杀

    受害人身上留下60余处伤口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还原了2015年11月20日晚发生在九江市善德茶楼外的血腥一幕——

    2015年11月20日,黄飞虎(黄飞龙的双胞胎弟弟)以商谈还张孔发的欠款为由,约张孔发到善德茶楼见面,并让司机谌琦到黄飞龙家拿来一个电话放在车上。黄飞龙则携带土铳,纠集张浩、周明助、江峰等7人,携带菜刀等凶器,来到茶楼外守候。

    当日22时许,张孔发应约来到茶楼,与黄飞虎等人商谈还款之事。凌晨零时7分,黄飞虎用手机发短信给在外等候的谌琦,告知其张孔发马上出来。零时15分,黄飞龙打电话给谌琦,谌琦接听后把短信内容转告黄飞龙,黄飞龙立即让张浩等人做好准备,并告知大家,光头的人就是张孔发。零时20分许,张孔发走出茶楼,黄飞龙指示张浩等人追砍。追至鹤湖学校围墙处,张孔发想翻墙躲避,黄飞龙指示张浩等人围着张孔发进行砍杀,张孔发喊道:“警察来了!”张浩等人停止砍杀,但黄飞龙再次指示张浩等人继续上前砍杀,最终造成张孔发身上60余处伤口。之后,黄飞龙指挥张浩等人乘坐出租车离开现场。

    张孔发被砍后,被开车来接他的吴热勤送到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张孔发被砍后其状之惨,从证人吴热勤的证言可见一斑:“用手去扶他的前臂时,感觉他的前臂已经伤成一节一节的,还看到他的后脑勺有一道很长的伤口。”

    开枪拒捕

    “谁敢追就开枪打死谁!”

    抓捕黄飞龙的过程,同样令人惊心动魄。一审和二审法院的判决书,均还原了抓捕黄飞龙时的惊心一幕——

    2016年1月19日22时许,民警对藏匿在都昌县三汊港镇亮星村的黄飞龙实施抓捕时,黄飞龙拒捕,从一民房二楼跳下,腿部受伤后仍凭借熟悉周边环境的优势,向乡村民房小巷逃窜,并向民警开了一枪。两名民警持强光手电紧追不舍,黄飞龙喊话:“谁敢追就开枪打死谁!”在狭窄的巷子中,黄飞龙边跑边开枪,最后,被逼到一片树林中。民警向九江市公安局请求支援,随后赶来的武警官兵、公安民警合力将小树林包围。经政策攻心,黄飞龙放弃反抗被擒。

    警方从黄飞龙身上、逃跑路上和藏匿地共缴获自制手枪一把、折柄单管猎枪一把、改制滑膛火药枪2把、非制式弹药79枚、军用制式弹药4枚。经鉴定,均可击发。

    之后,黄飞虎、谌琦等其他涉案人员均被抓获。

    除了上述案情,黄飞龙此前还有其他案底在身——

    寻衅滋事:2013年4月21日晚,黄飞龙纠集他人持菜刀、匕首将孔某、徐某、刘某殴打致轻微伤。

    容留他人吸毒:2015年11月20日,黄飞龙纠集张某等人预谋砍杀张孔发前,在其别墅内提供冰毒让江某等人吸食,并指示张某到九江县租住房中拿来冰毒供他们吸食。

    争议焦点

    是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

    在一审庭审中,此案争议的焦点之一,就是关于张孔发被害一案的定性问题。

    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认为,黄飞龙等人系蓄谋杀人,并由黄飞龙指示吸毒后因致幻作用而无法控制自己行为的同案犯对张孔发进行砍杀,且黄飞龙在其他同案犯已停止砍杀的情况下,用枪逼迫他们继续砍杀,具有杀人的直接故意。

    但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提出的黄飞龙等人直接故意杀人的意见不能成立,此案定性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是准确的。

    另外,关于黄飞龙、黄飞虎等人的犯罪动机,一审判决书提到,2012年,黄飞虎在都昌县被人砍成重伤,怀疑是张孔发指使他人所为。由于此案一直未破,于是二人心生报复去教训张孔发。

    但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认为,黄飞虎被人砍成重伤,至今没有证据证明此事与张孔发有关。此案的犯罪动机,应是债务矛盾加报复杀人。张孔发的家属出示了一张借条,上面显示,2015年4月23日,黄飞虎与人合伙向张孔发借款150万元,张孔发一直在催还钱。案发时,债务已到最后期限。因此,对方纠集他人砍杀张孔发,其目的是希望债务彻底消失。

    一审判决

    主犯黄飞龙被判死缓

    2017年1月22日,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黄飞龙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3000元。与庐山区(今濂溪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13日以窝藏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尚未执行)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处罚金3000元,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

    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黄飞虎有期徒刑十五年。

    其他各案犯也分别被判处五至十二年不等有期徒刑。

    判处黄飞龙、黄飞虎等人赔偿受害人家属2.6万余元。

    受害者家属

    量刑偏轻申请抗诉

    一审判决后,受害人家属认为对黄飞龙、黄飞虎量刑明显偏轻,于是向九江市检察院申请抗诉。

    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认为,黄飞龙指使多人手持砍刀,对手无寸铁的张孔发进行持续砍杀,甚至在杀手暂停砍杀后,又用枪逼迫他们继续砍杀,直至将人残忍砍死。这样的情节,即使起初是故意伤害,也是故意伤害后转化为放任和希望受害人死亡,已有杀人的故意。一审判决书虽然认定了其犯罪事实,但量刑畸轻;一审判决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极低,令人无法接受;黄飞龙等人认罪态度极其恶劣,未赔偿被害人家属经济损失,没有丝毫悔罪表现,无任何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综上,受害人家属及其代理人请求,应依法对黄飞龙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检察院抗诉

    一审对黄飞龙定罪和量刑不当

    一审宣判后,九江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认为黄飞龙纠集多人持刀砍杀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后果极为严重;导致被害人全身60余处伤口,手段极为残忍;在同案人停止砍杀后,黄飞龙又再次指使他们继续砍杀,情节极为恶劣;随身携带枪支,并对民警开枪拒捕,人身危险性极大;一人犯有六宗罪,且在取保候审期间连续作案,社会危害性极大;没有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没有忏悔之意,且公然咆哮法庭,态度极为恶劣。

    抗诉意见指出,当前刑事政策虽然是少杀、慎杀,但对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应当适用死刑立即执行,以体现刑罚的严肃性。黄飞龙具有如此众多从重量刑情节,显然不属于依法可不立即执行的情形,一审对黄飞龙量刑不当,建议二审纠正。

    江西省人民检察院认为抗诉正确,出庭支持抗诉,提出:一审判决认定黄飞龙等人犯故意伤害罪,属法律适用错误,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一审对黄飞龙量刑不当,应予纠正。黄飞龙是纠集者,在共同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随身携带枪支,并对民警开枪拒捕,一身犯有六罪,且在取保候审期间连续作案,没有忏悔之意,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一身六罪

    二审改判死刑立即执行

    二审法院认为,黄飞龙对同案人砍杀张孔发的程度未加控制,甚至是不计后果,对张孔发死亡结果的发生持放任态度,根据主客观一致的原则,黄飞龙的行为符合故意(间接)杀人罪的犯罪构成。在此案中,黄飞龙是纠集者,起到组织、策划、指挥作用,是主犯;随身携带枪支,对民警开枪拒捕,人身危害性极大,一人犯有六宗罪,且在取保候审期间连续作案,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适用死刑立即执行,抗诉机关和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成立,予以采纳。

    2017年9月22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黄飞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3000元;与庐山区(今濂溪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13日以窝藏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尚未执行)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000元,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律师解读

    二审量刑和罪名都有变化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知名网络“大V”吴丹红一直在为此案奔走呼号,并担任受害人家属委托代理人,参与了一审、二审的全程开庭。对于此次改判,吴丹红称之为“艰难的胜利”、“可以告慰死者”。

    吴律师指出,二审判决在对黄飞龙犯罪事实的认定上,与一审判决没有什么变化,但在罪名和量刑以及表述上都有很大变化。

    一审判决认定的是故意伤害罪等罪名,二审判决改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等罪名。

    一审判决是六罪并罚,判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二审判决虽然也是六罪并罚,但改判死刑,立即执行,这充分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

    黄飞龙指使他人残忍砍杀张孔发致死,在一审判决书中使用的是“逞强耍横”、“无事生非”、“随意殴打他人”等词句,而在二审判决书中,则使用了“人身危害性极大”、“社会危害性极大”、“没有法定从轻情节”等词句,程度明显加重,足见其犯罪主观恶性极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信息日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信息日报客户端

看信息日报 知江西新闻

地市热线

九 江    13707926411
上 饶    13979300288
新 余    13979082776
抚 州    13970436866
宜 春    13807959077
萍 乡    13507998965
景德镇    13576414466
吉 安    13134065636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赣B2--20100072  备案号:赣ICP备05005386号-1 药品信息服务证
文网文[2012]0135-002 新出网证(赣)字05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国新网3612006002
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0791-86847125    企业建站:0791-86847127    技术故障:0791-86849285     网络举报:0791-86849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