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江西网首页  >  信息日报  >  文化大家

欧阳晓澜:江西走出的百年名校创建人

2018-01-12 12:03:14      来源:中国江西网-信息日报      编辑:兆明      作者:邓军平 危春勇

   

■邓军平、记者危春勇/文

    欧阳晓澜是谁?很多人不一定知道!

    她终身未嫁,也没有留下自己的著述,甚至仅存的合影照片早已泛黄。然而,中国的教育史不能缺失她,她当年创办的学校也没有忘记她。

    刚刚过去的2017年,是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创建百年。学校负责校史撰写和校庆筹备的老师与校友们费尽周折,辗转南北,投入诸多时间和精力,寻找出了几乎被岁月风尘掩没的第一任主任(校长)欧阳晓澜,让这位上世纪初第一代教育家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

    百年老校辗转寻找首任校长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是一所享誉海内外的名校。百年来,实验中学精英辈出,桃李满天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里是国内最有影响的女校,集中了北京最好的教育资源和最优秀的女生。

    然而,对于当年一手缔造出这所名校的首任校长,即便是实验中学内部的人也知之甚少。校史资料简要记载,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为北京女子师范学校附属中学校,简称“女附中”,第一任主任(相当于校长)名叫欧阳晓澜。

    欧阳晓澜,一个颇有诗意和文采的名字,一位带有几分传奇色彩的女性。在此之前数十年里,没有发现她的照片,没有看到她的履历,只有官方“呈准设立北京女子师范学校附属中学校,聘欧阳晓澜为主任”的只言片语;只有最初的校友寥寥几篇关于她“留日归国,一生未婚,投身教育,严谨治学”的回忆。

    树有根,水有源。欧阳晓澜,作为女附中的奠基人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忘却的。2014年,以该校老三届刘进和罗治为首的老校友,致力于校史整理和挖掘,成立了专门的编写组,追寻欧阳晓澜校长的足迹,探觅近百年跨越世纪的母校之根。

    在1942年就来校任教历史的高文鸾老师那里,罗治和几位校友意外地得到了这位年逾九旬却思维清明的长者一字一句且掷地有声的评价:追寻学校的历史,首先要从欧阳先生说起。百年名校延续至今,欧阳晓澜先生功不可没!

    老校长人生得以拼接完整

    时光倒回到百年之前。从1917年3月教育部批准北京女子师范学校设立附属中学校起,欧阳晓澜先生便开始为办校而奔波。当年的9月5日,她率领教师数人,为79名学生举行了开学典礼,由此开启了女附中的大门。从第一批学生开始,便按教育部的要求,开齐所有17门课程。这是她严格治校、克难图进、敢为人先、精益求精的高起点。

    欧阳晓澜侄孙欧阳健生向记者介绍,姑婆欧阳晓澜对教育有着自己的理解,对女性教育的理念也非常先进。在建校之初,她从当时在南昌银行工作的叔叔那里借钱从国外购置实验器材、设备和图书,并引入国外先进的教学理念,同时兼顾中国现状,开发出一整套适合女子发展的课程与教育体系,可谓兼收并蓄,中西合璧。

    刘进、罗治等校友在收集并研究校史后发现,执掌女附中期间,欧阳晓澜呕心沥血,以校为家,以“勤慎”为校训,推崇朴素,汇聚优质师资,治学严谨,强调读书救国。她重视基础设施建设,盖建校舍,改善校园环境,学校建设不断完善,班级设置也由初建校时的两个初中班(四年制)79人,发展到初、高中12个班(三三制),300人左右。学校面向全国招生,学生年龄在11岁至19岁之间,全部为女性。她重视培养妇女开阔的眼界及独立自主能力,从课程设置、师资储备、学校管理、学生发展各个方面,都为学校确立了开阔的格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预约了百年后的今天。

    不过,欧阳晓澜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离开学校之后的人生,在学校和校友们心中却是一个谜。2016年,实验中学筹备百年校庆期间,欧阳晓澜的侄孙欧阳健生看到网上仅有的一些文字后设法找到学校,与校庆办公室取得了联系。

    通过欧阳晓澜家人的确认,校方终于在学校档案中认出了在1925年女附中首届初中毕业生的合影照片上,站在最后一排右五的就是首任校长欧阳晓澜。她的人生这才得以被拼接完整。

    从江西走出为女附中奠定根基

    面目端庄,发式素洁;神情泰然,仪态娴淑。从学校早年留下的学生毕业典礼照上截取下来的唯一影像看,欧阳晓澜是典型的知识分子模样,颇有那个时期的才女之“范”。

    在自己的故里,欧阳晓澜其实是有据可查的。祖籍江西抚州南城,1887年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少时双亲亡故,成年后在叔父的资助下,两度留学日本。其侄孙欧阳健生在江西省档案馆查找到的有关资料这样显示:欧阳晓澜于1916年,于日本东京高等女子师范学校毕业,先后曾出任江西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教员兼附属女子中学主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专任教员兼女子中学主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教授兼附属中学主任、国立北平女子师范学院教授兼附属女子中学主任共十余年,始终未离教育岗位,1937年8月于江西省立南昌女子职业学校任教,前后达十一年。

    在刘进等收集到的欧阳晓澜1922年为《辟才》杂志写的发刊词中,有这样真知灼见、充满活力的内容:“故论女子教育者,宜致意于质与量两端,使其兼程并进:以言乎质,则程度当以大学为鹄,而不以一得自足;以言乎量,则男女平等之教育,当普及于全国中;此其成功,虽或若远不可期;然合群策群力以赴之,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可断言也。”

    “洗数千年之陋习,成光明璀璨之世界,吾侪与有其责,不容或馁者也。爰集合同志,组织校友会,以砥砺德行,增进知识,锻炼身体相策勉;冀养成社会中坚人物,为家庭树其楷模,为国家巩其基础。”

    言之凿凿,情之殷殷,誓之旦旦!当今天阅读这些慷慨激昂、富有远见,历时95年仍散发出热度和能量的文字,相信无论是谁,都会对欧阳晓澜先生肃然起敬。

    1917年,欧阳晓澜就规定白衣黑裙为校服,让学生心目中,把朴素大方视为美德。翻看那时的珍贵照片,穿着校服的女生,个个端庄大方,没有任何脂粉气。到了20世纪五六十年代,校服仍是白衬衣,深蓝色背带裙,和学姐们一脉相承。1920年,欧阳晓澜又请人谱写了校歌以激励学生。校训、校歌的精神也传承给了学生们——做有理想、有抱负、自立于社会的有用之才,也是欧阳晓澜先生和创校老师们留下的宝贵财富,构筑为女附中的精神。

    隐居南昌郊县教授乡间子弟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北平失守。欧阳晓澜不愿在日本人手下做事,遂返回江西故里,在南昌一所女子中学任教。她和三五好友一起在南昌市新建县蛟桥公社枫林大队大港生产队(今南昌市经开区枫林大港村)龙窝里金家山,买下了几个小山头,在其中一个以北端的小山头脚下盖了一幢土木瓦结构的两层小房子。无事时隐居山上生活。楼上的厅堂为欧阳先生摆放书籍、平常念佛的地方,房子外左右两侧的两间分别是厨房和牛棚。

    也就在这一年,她弟弟的小儿子欧阳天怀出生了。因家庭变故,孩子出生即失去母亲,欧阳晓澜姑代母职,把侄子抱养在自己膝下。因感念姑姑对幼弟的照顾,也方便欧阳晓澜颐养天年,欧阳晓澜的大侄女欧阳婉,在南昌市三眼井处购得一所院落赠予姑姑。于是欧阳晓澜便把儿时江西南城的玩伴一家接至南昌同住,顺便照顾姑侄两人的生活起居。

    上世纪五十年代,退休后的欧阳晓澜完全移居山上。她喜欢读书人,那时候全村人都尊称欧阳晓澜为欧阳先生,只要村里的小孩子们让欧阳先生教他们读书认字,欧阳先生都会很开心很乐意教他们且分文不取,她最喜欢读书的小孩了。

    那时生活特别辛苦,一贫如洗,欧阳先生每天吃两顿,半斤米磨成粉煮粥,没有油,也没钱用,吃树叶、糠、野菜、野草。和欧阳先生一样都是教书的胡老师,会给她一些生活用品,早期这些老师都是吃斋饭。学生也会给欧阳老师送些食物等。

    忆及欧阳先生的为人,乡人说其朴素,干干净净的衣衫,利利索索的发式,没有多余的装饰,如她对生活也无过多的奢求。关于她的性格,受教于她的孩童都说严肃,有时甚至严厉,先生话不多,但要求却必须做到,虽不收分文教孩子们认几个字,但字要写得工工整整,读书要端端正正,做不到时,先生不怒自威,常让他们敬畏。

    在山上隐居的欧阳晓澜一直过着十分朴素低调的生活,衣服破烂到总是缝了又缝。先生晚年信佛,每天念念经、看看书、练练毛笔字,还常自己做些农活,如砍柴、种菜、挑水等等。上世纪60年代,欧阳先生日渐衰老,七十多岁的人了,白发苍苍,又由于裹了“小脚”,背也驼了,干活特别不方便。欧阳天怀的妻子胡秀英便会经常背着自己大儿子,去山上看望欧阳先生,帮她干干农活等。

    留下遗言与书相伴此生无憾

    远离喧嚣,隐居乡村,按说本可以求得一份宁静与安稳。然而,与世无争的欧阳晓澜仍被推到了风口浪尖。1966年下半年间,欧阳先生家被抄,她平时阅读并收藏的一柜子书籍都被烧了,还有一本很昂贵的康熙字典也被人抢走。

    欧阳健生回忆说,那时姑婆已近八十岁,生活很难自理。父亲母亲便把年迈的欧阳先生接到山下刚做好的房子来住,并加以照顾。1967年至1968年间,在山下的房子里还没住多久,欧阳先生和父母一家就被赶到牛棚里住。一住就是三年,吃的是野菜、树皮、米糠,家里七口人,吃不饱穿不暖,还得忍受冷眼相待。

    1970年,县里组成了专案组派人来家里调查欧阳晓澜,未发现有任何历史问题,欧阳先生因此得到平反,一家人这才结束了三年的牛棚生活。回到山下房子住后,欧阳先生仍每天坚持着读书看报的习惯。不久之后便患重病,全身浮肿,意识尚且清楚,但只能卧床,无法上厕所。那时就用蚕豆烧水,还有瓠子,熬成药来喝。

    1971年农历八月廿一,也就是病后一个月,欧阳晓澜先生在山下的房子里逝世,享年85岁。她唯一的遗愿就是能将她埋葬在当时在山上住时书被烧了的位置,就是山上房子的大厅,能与书长眠也就此生无憾了。欧阳先生骨灰安葬时,墓碑也是无名碑,当时是用一块木板,后来家人经济条件好了点,才将其换成了石碑。

    欧阳晓澜一生没求荣华富贵,全身心致力于教育事业,她在教育上的先进思想,推动了我国当时的女子教育发展,这些都应该被载入史册。正像高文鸾老师所说:欧阳晓澜以校为家,为女附中创建殚精竭虑,仅用三四年的时间就打下了学校坚实的基础,用十几年的时间奠定了女附中的卓越。

    一代宗师,高山仰止。从红土地上走出去的百年名校的奠基人和创办者,欧阳晓澜无疑也是江西的光荣和骄傲。就在记者采写此文时,得知欧阳先生当年在三眼井居住过的老房子已被保护起来。南昌市有关方面准备将其作为南昌文化名人的故居加以修缮并适时开放,以让更多的人走近欧阳晓澜,熟悉并了解这位令江西和南昌人引以为荣的早期教育家。

信息日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页面没有找到
页面没有找到
5秒钟之后将会带您进入导航页!

江西网警在线
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红盾标志
新闻热线:0791-86849275    广告热线:0791-86847125    企业建站:0791-86847127    技术故障:0791-86849285     网络举报:0791-86849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