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已经在阿湄手中走过了两个年头,她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开店的初衷:“我想建造一个大的衣橱,让很多玩得好的朋友、闺蜜就像来到我家里一样翻看衣服和各种配饰。我想要的就是这个分享的理念。”  
 
    由于这个理念的引导,在“独立女性”,时尚是可以用来分享和交流的。“我们一直采用的是会员制度。有些会员时常过来,我就会把一些近来外出学习、交流的经验和他们分享。”阿湄说道“来了就喝一壶茶,可以不买任何东西。只是聊一聊天,比如最近流行什么样款式的鞋,什么样的妆面比较时髦……时尚永远都是主题。”
   阿湄相信,每个人对于时尚总有自己的理解,而分享可以让人的看法变得深刻。“在这里,时尚不是用来吹捧的,没有一个人能够说了算……交流让我也学习到了很多,可以说独立女性让我不断在进步。”
 
   
     
      阿湄这份专业性有时也让她无所适从。“别人出去旅游都是看风景,我去国外都要观察街上人穿衣服,是去看他们的打扮。”她笑着说,“这是一种职业病。他们穿的好看我会想为什么搭配这样成功,失败了我也要找原因。”  
 
    阿湄之前在北京受过造型师的职业化教育,也曾经给一些艺人做过造型。专业性一直是她让“独立女性”区别于一般服装店、化妆室的关键所在。“从化妆、发型、指甲,到服装、鞋子、包包还有各种配饰,我都会用专业的眼光去引导你搭配,让它们达到整体上的协调,打造一个更适合自己的形象。”但阿湄这份专业性有时也让她无所适从。“别人出去旅游都是看风景,我去国外都要观察街上人穿衣服,是去看他们的打扮。”
    正是具备了专业性的审美眼光,阿湄才敢于鼓励顾客寻找风格上的突破,给她们提出大胆的建议。勇于尝试、鼓励尝试一直是她对待顾客的一种态度。
 
   
     
       阿湄觉得这家会所的独立与自己的个性分不开,“一直以来我的个性都比较强,喜欢独立地管好自己。从高中开始就半工半读了……我觉得女人要有自己的一份事业,要做一个在社会上独立存在的女性,这也就是我为什么给会所取这样一个名字。”  
 
     “当时北京有整体造型工作室,但南昌没有,这里算是首家。我在这里没有模仿的对象,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在摸索、在策划……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的一些决定真的挺大胆的。”
阿湄觉得这家会所的独立与自己的个性分不开。“一直以来我的个性都比较强,喜欢独立地管好自己。我觉得女人要有自己的一份事业,要做一个在社会上独立存在的女性。”
      但独立并不代表孤立。回想起这两年中,她记住了很多人给她的帮助,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之前的那个搭档。“我们是闺蜜。我一直有个梦想想开一个整体造型室,但是我一个人无从下手,可以说是她帮我完成了一个心愿……现在就我一个人在做,但最艰苦的时候是她陪我一起度过的,我一直觉得她和我在一起坚守。”
 
   
     
       阿湄帮顾客造型,改变风格,但同时顾客也在改变着阿湄。“刚从北京回来的时候,造型的服务对象突然从艺人变成普通大众,多少有些落差……开始的时候很容易就生顾客的气,因为一些好的建议没有被接受让我很着急。”  
 
    “后来我开始调整了自己的性格和脾气,让顾客慢慢接受我的想法,一点点改变顾客的风格。”阿湄笑着说,“有几个顾客从开业到现在一直都是这里的忠实粉丝,与她们之前的打扮反差非常大,反响也还挺强烈的。”
    谈到现在的工作,阿湄觉得是痛并快乐着。以前不用太在意,现在她每天出门都要搭配好。“有时我也想随便穿一件衣服出来,但这样就对不起现在造型师的职业,也对不起相信我的顾客朋友。”
 
 
大江网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00-2012 JXNEWS.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