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推荐
-高考加分为哪些人的子女服务?
-你们去当孝子,别把孩子扯上!
-中国工资上调≠竞争力下降
-“敢于拉动房价”是在对谁负责?
-高考作文:离现实再近些
赣鄱时评
-新闻热议:挣钱与责任感
-赣鄱时评:聆听动物的呐喊
-求是坛:为官要把美名留
-杂弹:比看世界杯更重要的
-经济时评:从“高考经济”看老百姓的钱袋子
天天时评·时政
-弄清别墅的概念有多难?
-西瓜定点销售是伪“科学发展观”
-银行百强排行榜,逗你玩!
-“洋经”虽好,不宜乱取
-以公共利益名义让国产达菲“质优价廉”
天天时评·文娱
-“上什么学校并不重要”揭示教育真谛
-“派学生抬花圈”膨胀出的权力戾气
-高考作文“以题传道”不能走入死胡同
-高考后可放松但不可放纵
-不重视学生健康就是误人子弟
天天时评·体育
-我是一个伪球迷
-有一种借口叫慢热
-球迷,勿以添乱论英雄
-民族的足球,也是世界的足球
-“疯”并文明着
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时政  正文
从12个毕业论文被“枪毙”看教育改革之难
https://www.jxnews.com.cn   2006-06-16 09:40   编辑: 刘毅
【字体:    】 【进入论坛】 

  久泰平

  上海师大2002级油画本科班学生的12篇“自由体”毕业论文,被集体枪毙。指导教师刘大鸿认为,这些论文避免了“千篇一律和抄袭”,他主张发展学生个性,而美术学院院长则强调严谨。有关人士透露,两人存在严重学术分歧,殃及那些学生。(6月15日人民网/《新京报》)

  指导老师刘大鸿给学生出的论文选题是“以四年的专业学习实践活动”为基础写出自己4年的学习感受,要求区别于以往泛泛空论,也不要赘述“某画家、某风格、某流派……”的做法。之所以要给学生布置这样的论文选题,是为避免学生论文的千篇一律和抄袭行为,是对艺术学科本科毕业论文尝试全新的改革。根据美术学院绘画系系主任黄启后教授回忆,刘大鸿的教学改革想法在2005年第一学期结束后曾获得了学院主要领导的肯定,“允许按照其自己的教学理念和大纲进行改革”。

  5月12日,12名学生全部通过了论文答辩。据2002级油画班几名学生介绍,有几篇论文,在学校领导看过之后,也给予了足够的肯定。比如刘晓明的论文,也是对自身的四年学习体会的总结,教务处主管教学的副处长曾评价“非常敬业,如果没有很负责的精神是写不出这种论文的。”

  通常,论文通过了答辩,就意味着合格了,然而,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师大美院党总支书记罗志林觉出了其中的问题。认为“学生的论文怎么可以对老师评头论足?”与徐芒耀院长电话沟通后,徐院长做出了“不予通过”的判决,并在日后举行的包括3位副院长以及刘大鸿在内的其他六名学位委员没有参加的第二次论文次评审会上,对12名学生的论文做出了“不及格”的判定。

  从这起12名学生毕业论文的风波中,我说不清学院为什么先支持刘大鸿老师的改革想法,后来又给其实践的结果以当头一棒?但从刘大鸿老师敢破毕业论文选题和评判标准旧框框的实践中,我看到了刘老师对教育事业的忠诚和对学术研究创新上的执着,我认为这是一种极其可贵的精神,是高等教育改革上的一个值得学习和借鉴的好经验。

  刘大鸿鼓励学生结合艺术实践写论文,无疑是一种尝试。按照当下最为时兴的话说,这是一种创新,创新本身就存在着风险,要么一举成功成名,要么半路被“劫“,遭受掩护甚至打击,最终陷入困境。刘大鸿老师就属后者,他抱着一片真诚去尝试别人不想走不敢走的路,却让自己和学生陷入困境,实在让人不好接受。

  由刘大鸿的遭遇让我联想到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陈丹青同类的困境。陈丹青因对研究生招生中的政治和英语考试常把许多优秀学生挡在门外非常恼火,加上他反感学校的“量化”、“管理”等,最后选择离开清华。在记者采访时他说:“我们不能决定什么。招生、教学、评定等等一切都被规定好了,我发现我什么都不能决定。唯一能决定的就是离开,所以我就做了,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关于高校中以一纸论文决定最终的文凭的做法,早就有人呼吁改革,加快改革,然而许多时候是雷声大雨点稀,喊归喊,做归做,喊的总是超过做的。这种现象实质上是对真改革假改革的一个检验。如果按照对改革意义理解的层次说,领导干部应该高于一般职工,反应在高院上,院校领导应该高于一般教师,但事实证明,许多时候,领导者往往是叶公,正因为如此,才出现了刘大鸿和陈丹青的遭遇。

  刘大鸿老师和他的学生宁不过校方,要拿文凭就得重写毕业论文。然而,遭质疑最大被认为把论文写成“反派”小说的郭圣良同学并不打算修改论文,他坚持认为自己的论文内容并无有任何的虚假,更与“反派”小说扯不上联系。他说也能重写,但是重写了可能更麻烦。“如果真的要写纯的艺术观,我是不敢写的。”郭圣良说,一开始就“不敢写”,因为他只会写自己的艺术观,但是这肯定与传统的学院艺术观不同,怕写了之后会无法通过。

  如果郭圣良同学真的这样做了,肯定会拿不到文凭,但我认为,虽然这样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但也是对刘老师改革成果的一个肯定。当更多老师是教学生如何在“论文格式”里填内容,以便顺利过关的无耐情形下,刘大鸿坚定的走出了可喜的一步,但刚刚迈步就陷入了困境,不知刘大鸿心里会是什么滋味!但我想,如果高等教育还要继续坚持改革的话,就要破除改革前进路上的障碍,否则,就难有真正的改革,活跃学术研究也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来源:( 大江网 )
相关文章:..............................................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