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天天时评·文娱 > 影评 正文
《西藏一年》传达出来的自信
大江网 2009-08-06 10:31

  作者:张薇

  《西藏一年》,刚刚在央视一套结束播放的一部5集系列纪录片。

  去年3月,它在英国BBC首播,被英方媒体评价为,“如果你没有看《西藏一年》,这个让人超越、让人享受的专题系列片,那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是今年最好的电视系列片,没有什么可以和它媲美。”

  7月底在央视播出后,网友评价说,“这部纪录片很真实,很透明,很客观,真实地反映了众多普通藏人的生活。它有着好的纪录片所拥有的那种朴素、只呈现不渲染的节制。”

  《西藏一年》是由华人导演操刀的独立制作纪录片,这部没有意识形态、只有普通藏民的生活的片子何以能获得如此好的口碑?它有什么能耐让一直神秘和充满争议的西藏变得鲜活和透明?

  关于《西藏一年》

  该片运用人类学的田野考察方法,真实记录了寺院喇嘛、妇女干部、乡村医生、饭店老板、三轮车夫等生活在江孜县卡麦乡普通藏族居民一年四季的生活,摄制组大部分成员由藏族人组成。

  《西藏一年》于2008年3月6日在英国广播公司第四频道首播,此后,又被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西班牙、挪威、阿根廷、伊朗、沙特阿拉伯、以色列、南非、韩国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主流电视台订购与播放。英国广播公司在过去的一年里已经连续三次播放《西藏一年》。今年7月27日至7月31日,《西藏一年》“出口转内销”在中国央视一套播出。

  导演书云,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到牛津大学求学,现为英籍华人,旅居国外约21年,深知国外报道对西藏的误解和国内报道对西藏的不足。曾经拍摄过《半边天》等纪录片,跟西方独立制片公司有10多年的合作。

  平淡故事蕴含着直指人心的力量

  “政治的西藏、偷拍的西藏都被人做过,但普通老百姓是怎么生活的?我们要去记录这些人。”

  现代与传统并存,发展与问题同在,物质与精神共生……看似普通却充满内心挣扎的老百姓的故事才能直指人心。

  藏人参与拍摄的普通藏民生活

  位于西藏中南部的古镇江孜,镜头在这里舒缓划过。婚嫁、病痛、秋收、朝拜,一切都是普通藏民的生活素材。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江孜的八位藏民,土生土长,最底层的三轮车夫、最有商业头脑的酒店老板、江孜寺庙里的喇嘛、敬业的基层干部、受藏民尊敬主宰藏民生活的法师、精明强干的包工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甚至连摄制组的藏族摄影师最初都担心他们的生活太平淡。

  “政治的西藏、偷拍的西藏都被人做过,但普通的老百姓怎么生活的?我们要去记录这些人。” 8月3日一早,客居北京的导演书云接受了《青年周末》记者的采访。

  不做政治口号、不搞意识形态,要拍就拍普通人,这是牛津大学毕业的独立导演书云的一向主张。在书云看来,真实的情感和故事才可以共鸣。而西藏,向来不缺这些故事,只是从未有人涉足。

  “摄制组的人都觉得很奇怪,他们觉得,这些都是普通的藏民,甚至文化水平都很低,有什么好拍的?”

  书云的团队全部都是中国人,包括摄影师。最初打算邀请一位西方摄影师进来,用他的西方视角来感受西藏,毕竟片子最初是拍给西方人看的。

  政府也审批通过了,但最终书云改变了主意。“有语言的问题,不光是跟踪拍摄,还要跟藏民去交流、挖掘他内心的想法,这非常重要。这种交流西方摄影师大概办不到。”

  摄制组十人左右,其中藏族人占了大部分,藏族的制片,两个藏族的外联,两个藏族的摄影师,司机是藏族的,管家也是藏族的。

  藏族摄影师跟藏民有了亲近感,但有时难免没有好奇心。

  一次错过的镜头是书云心中最大的遗憾。

  摄制组中有一位摄影助理,有一天跟踪三轮车夫拉巴的生活,回到驻地跟书云汇报,拉巴到江孜一中掏粪,多脏啊,没什么可拍的。

  拉巴原本是江孜一中毕业,家境贫困,中途辍学,他的一些同学顺利考上师范学院可以回到江孜一中教书,而拉巴只能靠拉三轮车和四处找体力活干为生。这一次,拉巴为了谋生,找到江孜一中为学校掏粪。

  在摄影助理看来,这不过是拉巴的一份工作,跟他之前的工作一样,何况摄制组已经拍过了他帮人卸货、刷房子的镜头。

  书云听了,后悔不迭,“那天我真的有点想发火了,我说,他得面临怎样的生活窘境,才会忍着丢面子的事情去干这个肮脏的活?而且每人才不到50元,你想这个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那该是种多么有冲击力的画面啊。”

  书云捕捉的就是这些看似普通却充满内心挣扎的人性故事。转瞬即逝却直指人心。

  用尊重化解“对抗”

  八位主人公并非一开始就很配合书云的拍摄。

  纪录片从江孜的寺庙迎接十一世班禅视察的欢迎活动开始。寺庙是拍摄组最不能回避的拍摄点。

  “寺院是西藏社会重要的一部分。”寺院对书云拍摄的态度最开始是,“他们没有说反对意见,但是那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僧人不会告诉你他们要干的事情,比如今天他们要做这个了,你去问他,他就说没有啊。其实就是不主动配合你。当时他们确实有顾虑,哪怕我们说明了来意,他们也吃不准我们到底在拍什么。”书云说。

  帮助《西藏一年》摄制组拿到拍摄许可的藏族人类学博士格勒,赶到江孜,以他的藏族人身份拜访寺庙,到寺庙进香,跟寺庙喇嘛谈了两三个小时。这才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摄制组碰到的第二颗钉子来自社会底层的藏民——三轮车夫拉巴。在书云看来,拉巴代表西藏没有土地、没有手艺的藏民,“他当时觉得,‘我们很穷,你们又不给我发工资,我干嘛把家里的丑事让你们拍?’他当时是那么理解的,所以说服起来特别艰难。”

  书云不着急,告诉摄制组但凡见到拉巴就把他请来做客,常常把他们的想法告诉拉巴,并且征求拉巴的意见。如此软磨硬泡,拉巴终于主动加入了摄制团队,他告诉书云,他认为摄制组尊重他、看得起他。

  尊重是摄制组获得藏民信任的法宝。每到周末,摄制组就会在驻地设局,邀请藏民们来看片,“没有他们的同意,哪怕是最精彩的故事,我们都可以放弃;我们定期请他们观看我们拍摄的素材——他们难以相信在荧幕上看到的是自己,那么真实、那么生动、那么虔诚、那么欢乐。”书云说。

  越隔阂,越要去了解

  书云的镜头,并不避讳西藏的传统文化和藏传佛教的价值观。

  生了病的藏民找当地法师的庇护,甚至卫生所的乡村医生都不例外;沿袭藏族人的传统,长辈替晚辈安排婚姻,新郎、新娘必须接受所有的安排,甚至新娘只在结婚前三天才得到要出嫁的消息;传统的西藏家庭一般是一妻多夫……也许有人觉得这是愚昧、落后,而在书云看来,你可以没办法接受,但你可以去了解,去尊重,哪怕你接受不了他们的价值观。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去西藏的感觉,我住在距拉萨800公里的尼姑庙,一个尼姑在转经。7天后我问她,你的愿望是什么?她说,我想做个男人。在藏传佛教中,要经过7个轮回她才能转世成男人。我再问她,然后呢,她说她想做个僧人。再然后呢?她说经过好多个轮回她就会觉悟了。对她来说,人生是弹指一挥间的东西,对我来说就是一生一世。”

  这是书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现代文明与西藏文化的隔阂,但她觉得隔阂不该是障碍。“我在想,这么不同的文化,创造了这么快乐的文明,他们当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她愿意抱着开放的态度去体验这样的独特文化,“西藏人不仅在信奉宗教,而且在体验宗教。比如有个生病的藏族小孩很穷,他从来没吃过鸡、葡萄、梨、杏,我们买了这些东西去看他,一大包东西,他就挑了最小的,他说他这么小,就该吃小的东西。”

  在书云看来,大人告诉孩子的那些信仰,都被孩子在现实生活中吸取了,“这确实是让我们有感触的过程。我们能够从片子中的人物去了解他们,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带着这种心情,比说这是愚昧、这是落后的态度重要得多。”

  那些被纪录片改变的个人命运

  历时22个月拍摄和后期制作,2008年3月开始在BBC播出,每周一集,连续五集。这些真实的镜头引起了西方社会的极大兴趣,“这部片子让很多西方人了解到,哦,西藏原来是这样子;哦,西藏原来是这样的文化。”书云说。

  这部片子在西方如此大受欢迎,甚至改变了其中一些人物的命运。

  三轮车夫拉巴的侄子欧珠,患了先天性心脏病,十来万元的手术费让贫穷的拉巴一家束手无策。

  看过《西藏一年》的英国公务员简爱特意联系上书云,并且给书云寄去了十多万元的手术费资助欧珠。欧珠因为有了这笔手术费,可以多活二三十年。简爱还将每年给欧珠一笔教育基金,这样,欧珠就不会因家庭贫困而辍学。

  “大家能够从中感觉到藏族人的喜怒哀乐,甚至一个片子救了一条命,这是让我感到最高兴的事情。”书云说。

  欧珠得到了资金的支持,酒店老板建藏则有了生意上的名气。

  书云最初选择建藏,是因为会说英语的建藏的酒店入选了《孤独星球》系列,而入选《西藏一年》,建藏的生意做得更大更好了。

  “我现在有40多个房间和80多个床位,现在房间都被订满了!”当《青年周末》记者致电会说普通话的建藏时,能感觉到电话那头建藏的喜悦。

  “好多外国人都来找我合影,他们看到我,跟我聊天,说纪录片拍的太真实了,他们喜欢真实的西藏。”建藏的话不多,普通话说的稍稍有点不流利,但自始至终充满了一个商人的精明和自信,“现在江孜的知名度可大了,大家住不进我的酒店,为了跟我合影,就住到离我酒店不远的地方。”

  建藏说,当时他接受拍摄纪录片就是因为认可了摄制组的游说,拍这片子相当于做了一个大广告,“现在又在央视播出了,真的相当于一个大广告啊,我的梦想成真了。”

  《西藏一年》的通透表达

  “一部影片的影响,超过100本书和100次讲演。”

  中西方的共同信任

  能这样在西藏驻扎一年拍片子,在此之前,是绝无仅有的事情。甚至有人问书云,你是怎么进去的,是不是跟中国政府签了秘密契约?

  实际上,拿到这个目前为止堪称“唯一”拍摄权的人叫格勒,这个中国第一位藏族人类学博士,现任隶属于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的副总干事。

  格勒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他前后花了近10个月时间,最终“说服有关官员”。

  格勒邀请一直对西藏感兴趣的独立导演书云做导演,书云接受《青年周末》采访时描述她当时的惊讶不已:“当时,我跟格勒博士都没有信心拿下批文,我经常给格勒打电话,他跟我说,书云啊,你别催我了,我能做的都做了,你就等着吧。最终批文拿下来,他非常平静,他就跟我说,书云,你可以进藏了。”

  格勒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说:“很多西方人,看不惯或者不习惯他们虚构和想象中的精神乐园在西藏老百姓的现代化中消失。要么把西藏问题政治化,要么把它弄成人类唯一一个未解的秘密神秘化,归根结底是不了解真实的西藏。”

  但同时,来自中国人自己的西藏研究和介绍又少得可怜,“一部影片的影响,超过100本书和100次讲演。”在媒体面前,格勒一点都不否认这是政府主管部门的一次“外宣”。

  格勒说服政府的过程有点漫长,书云也毫不避讳政府对他们拍摄的信任,“他们真的在做非常大的努力,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一句可以拍什么不可以拍什么,没有。这种尝试,是真的希望能够在对外交流上走出一条路来。”

  书云不仅拥有中国政府的授权,也拥有西方制作公司的信任,这些都是她达成这部纪录片得以客观记录西藏的关键因素。

  书云采取的是西方独立制片的方式,签约跟她有过多次合作的英国一家独立的纪录片公司七方石。“对这个公司我是很清楚的,制片人非常善意,我选择他是因为他做了30多年,对发展中国家非常了解,他本人对中国非常感兴趣,人非常善良,不是带有主观偏见和臆想的东西。”

  书云认为,英方制片公司足够尊重中国文化,甚至还主动删去一些敏感桥段,“我很感激英方,他们很敏锐。比如天葬,我们在快结束拍摄时拍下来了,当时因为考虑到藏族人对这个事情很敏感,我们争论了好长时间,是通过僧人的眼睛看的天葬,是不是上?上的话,第五集就是轰轰烈烈的结尾,最后考虑了一下,英方制作公司决定不上。”

  “出口转内销”的周折

  7月份,这部纪录片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等西方40多个国家的主要电视台播出了近一年的时间后,终于获得了在中央电视台的播放权。

  国内是如何审批这部片子的?

  书云说,“很多部门,包括统战部、国务院、社科院、西藏法学、中央民族大学的专家们,他们看完都有个困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们是用西方人的审美口味切入,他们的第一感觉是普通人有什么好说的。开始审批时,他们只是问,这片子为什么是这样的?也有质疑,就是传统的东西是不是多了一点?现代的东西是不是少了一点?”

  书云和格勒成功地说服了他们接受这部片子的现状:“我跟格勒博士讲,这些东西在国外播出过,被外国人接受了,如果你现在再改,等于在掩饰。他们就说,哦,的确是这个道理。”

  最后,“是因为统战部、国务院新闻办的领导非常努力地向上推荐这部片子,这个片子才得以播出来。”书云说。

  央视版也是由书云自己操刀,变化不大,只是比BBC版每集删了12分钟,根据中国观众习惯,她把一些国内观众可能熟悉的过场镜头去掉了,加快了节奏,还在解说词方面做了几处微小的调整。

  直到央视的播出,国内的网友才意识到,原来这部早已受他们推崇的片子出自华人导演之手,豆瓣上一位网友如此评价《西藏一年》:“弄半天,传说中BBC制作的大作《西藏一年》原来是百分百的土产品。”一位天涯网友则毫不吝啬地赞美《西藏一年》:“这部纪录片很真实,没有政治目的,真实地反映了众多普通藏人的生活,使我对西藏有了更直观的了解。说教式的宣传我们或许已经习惯了,但西方人他们就很反感,我们文宣部门的人员如果换个角度去思考问题,或许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书云觉得,“在西藏的问题上,大家众所周知,在这么敏感的事情上,我们能够在国际社会上以非常平和的口气在交流。让世界了解中国,不光是中国人自己来说,也要让世界来说。认同不是说你在乞求别人的认同,而是把门打开。这种开放来自自信。”

来源: 青年周末
编辑: 刘毅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