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我要是黄世仁,才懒得理你
大江网 2009-10-16 19:27

  评中评第277期

  昨天下午,偶然间和同事聊起了一个话题:我们在文学作品中,尤其是对解放后的文学作品中,经常看到那些旧社会的地主富豪要抢占贫穷人家女儿为妻为妾,但是穷人的孩子志气高,宁死不从的故事。当时我就问同事,旧社会的婚姻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基本上女人在结婚前不会见到他的丈夫是什么样子的,不知道他是什么脾气,是什么背景,更不要说现代人们口口声声的爱情基础了。那么问题来了:对于这些穷困人家的女儿而言,既然嫁给穷人或者嫁给地主富豪都不是自己愿意的,为什么不嫁给地主们呢?

  我问历史频道的同事这个问题,他告诉我当时人们的考虑会和现在的不一样,当时穷人家的女儿嫁给地主老财,很难做正妻。而如果做妾的话,自己的亲生儿女都不能认的,只能叫“姨娘”。但是他也说,旧社会的乡绅地主,并不像我们的文学作品中所展现的是无恶不作,十恶不赦的恶霸。相反,当时的地主一般是意味着是道德高尚的人。

  如此来说,且不说我们不能肯定是不是穷人的女儿宁死也不愿嫁给强抢民女的地主;我们也不能肯定,当时的地主是不是经常会霸占民女做妻做妾;甚至我们都不能肯定的否认,当面临“嫁给地主还是嫁给穷小子”的抉择时,穷人女儿们,可能会选择前者。

  说回来,我们看到的许多文学作品,都承担着许多政治教育的任务。在那个特定的年代,为了当时反对封建主义,反对旧社会,反对地主阶级等政治目的的需要,我们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这些文学作品充分展现了旧社会里,穷苦农民的生活艰难以及地主阶级、官僚阶级对平民百姓的压榨。这些作品也充分激发起了底层百姓起来革命、推翻“三座大山”的积极性。这是些文学作品,都有着特定的历史背景和政治背景。

  但是在当下,当这些历史需要和政治需要都已经不成立的时候,当封建社会已经无可避免的成为了永远的历史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到那些文学作品?当然,我不是说文学作品不应该虚构,而是说当文学作品虚构的情节成为我们对历史的看法和记忆的时候,是不是应该跳出那些文学作品所设定的框架来重新反思我们当下的现实和历史的关系?

  比如,当我们再次看到《白毛女》的故事的时候,是应该继续对黄世仁产生咬牙切齿的狠,还是应该反问一下:这个故事,到底有多大的真实性?历史频道的同事告诉我,白毛女确实是存在的,但是黄世仁却是被杜撰出来的。

  所以我想,如果我们今天要讨论“现在大学生说嫁人就嫁‘黄世仁’”的新闻时,是不是应该先讨论一下“黄世仁”到底是什么人的问题?

  被杜撰出来的“黄世仁”是地主恶霸,欺男霸女。但是“黄世仁”所代表的现实社会中的地主,却是一方的道德表率,是乡绅代表,甚至是封建社会地方稳定的主要力量。可以说是地方民众紧紧围绕在地主为中心的四周。那么嫁给这样的黄世仁,有有什么好争议的?

  正如李晓亮在评论中说的:

  “通过喜儿父女悲惨遭遇,深刻揭示……愤怒控诉了……热烈歌颂了……形象地说明了……”。仅从这个陈旧句式,也能看出特定时代的文艺创作,或也会包含了一些复杂因素。

  特定时期已经过去,现在“嫁人就嫁黄世仁”,更多表达的是一种价值多元的诉求。

  他认为“女大学生们的情感诉求也应得到宽容和尊重。”这是个人的婚姻自由,即使“黄世仁”真的是个乡里恶霸,飞蛾愿意投火,又有什么关系?你就知道嫁给黄世仁的女人,不会是一只能够降伏恶霸的“大姐大”?

  “现在的年轻人,是没有历史和道德负担的一代。”张若渔则从历史负担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虽然所谓的“黄世仁”的历史不过是文学作品的创作,但是它仍旧深刻的印记在老一辈人们的记忆里。可是这种记忆到了80后、90后那里变得淡薄了。“他们看待一些问题的眼光是纯粹、轻松和健康的,一种健康的多元,一种摆脱了苦大仇深之后的轻松。”

  张若渔说,对于一个社会而言,“有着强烈的阶级斗争观念,一见到“黄世仁”三个字便血压上升,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那反倒令人恐惧。社会的发展终究是一个整体发展的过程,不能说只允许物质进步,却让人们的精神停留在刻舟求剑的几十年前。”

  当那些文学作品和杜撰出来的故事所蕴含的政治思想已经成为一种历史的时候,我们就不要再死抱着那些空洞的故事再“津津乐道”了。也不要用阅读那些文学作品培养起来“刻板印象”来打量历史了。

  当然,我不是说我完全赞同那些叫嚷着“嫁给黄世仁”的大学生们的观点。比如文学院蔡姓大一女生说:"如果我嫁给有钱人‘黄世仁’,可以拿他的钱捐给慈善事业,帮助有需要的人。”——这事多么扯淡的说法啊!人家黄世仁的钱是黄世仁的,你嫁给了黄世仁,凭什么就应该用他的钱做慈善?你想做慈善,凭什么又不拿出自己的钱来?

  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利追求自己的选择,这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你在追求自己的选择时,搞那么多所谓的“崇高目标”——这些崇高目标与当时那些反封建、打倒地主阶级的目标相比太渺小了——还没嫁给黄世仁,就开始惦记他的钱怎么花,我要是黄世仁,宁可自己拿钱去做慈善,才懒得理你……

来源: 凤凰网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