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志愿社会主义、公社和柏林
大江网 2009-11-10 09:54

  吴强

  第一次到柏林,旅游大巴从勃兰登堡门穿过,没有看到期望中的胜利女神,只有德国电信的巨幅广告包裹着正在维修的大门,“Kapitalismus!(资本主义) ”同行的西部青年愤怒地咒骂了一句。这是柏林给我留下的第一眼。夜幕中,当大巴驶入东柏林的街巷深处,景观与西柏林大相迥异,冷清的街道,似曾相识的住宅大楼,却灯火黯淡。其时,东西德的统一已经十年。

  资本主义,对!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对垒和分界,曾经是柏林被一份为二、甚至被一堵混凝土高墙所封闭的理由。1961年8月13日,一个普通的星期天,东德政府在一天内,封闭了东西柏林的87个路口中的67个,并沿着苏控区和西柏林的分界线建起了一道封锁墙,当时只是临时性的12公里混凝土和137公里铁丝网。很快便加固为4米高的混凝土墙,以及116座了望塔、反坦克壕、自动射击系统和昼夜巡逻的边防军。大概很少人知道,当初建造这堵墙的秘密计划的代号竟是“中国长城”。负责柏林墙计划也是后来的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的昂纳克,对东德人民宣称,这是为了防范资本主义的入侵,一如中土统治者修建长城抵御游牧民族。

  这堵墙包围着西柏林,让西柏林成为一座孤岛,除了空中联系,仅有一条被严格限制时速的封闭高速公路连接西柏林和西德。而且,在东西德的边境线同样存在着一条封锁线。如果从空中鸟瞰,这条昔日的边境线依旧清晰可辨,因为几十年的封锁形成了一条横亘南北的生态线——绿带。

  当然,在柏林墙矗立的27年里,我们都知道,万恶资本主义世界的西柏林人进入东柏林几乎不受限制,柏林墙限制的只不过是东德人民自己。而推倒柏林墙的力量甚至不是来自东德人民,而是来自这堵墙本身。就像登山家们的想法,费许多力气、冒着生命危险爬上高山,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山就在那里”。一堵墙本身也就是最好的象征,翻墙本身就是最难以压抑的自由意志。

  无论东德人民过着多么美好的社会主义生活,而且事实上东德的生活水平一直是社会主义阵营中最高的,但在一堵墙面前无法不黯然失色。其中,最代表柏林自由世界、最富有柏林文化特质的,在我看来,并不是西柏林的博物馆岛,或性商店,或统一后才建设的Sony中心,而是柏林的公社。

  最早也是最有名的柏林公社莫过于1967年学生运动浪潮中成立的“一号公社”。与东德的强迫社会主义模式不同,最初位于弗雷格斯大街的一号公社是西柏林知识分子自发建立的生活共同体,试图在资本主义世界中寻找乌托邦的现实可能,从生活、家庭和婚姻的层次改造资本主义。 “一号公社”代表着19世纪著名德国社会学家桑巴特的理想——志愿社会主义,也是空想社会主义以来与马恩的科学社会主义平行的另一条道路。

  只是,如此志愿社会主义模式与苏、东阵营的所谓科学社会主义道路水火不容,绝无可能建立,那意味着对极权的颠覆。而资本主义内部的反叛和柏林墙一道孕育了60年代末浩浩荡荡的学生运动:苏联和东德对西柏林的封锁迫使德国联邦政府为增加西柏林人口而采取免除西柏林年青人兵役政策,吸引了大批反叛青年从西德聚居到西柏林。柏林墙因此既是斯大林主义极权体制的象征,也成为冷战的象征性暴力,无时不刻在激励着年轻一代起来造反、自我组织。

  虽然“一号公社”的寿命只有两年,1969年随学生运动的消退而告解散,但是在今天的柏林, 1980年代发生在东柏林的“霸占空屋”运动转为今天的许多“公社”,“公社”已经成为柏林的传统和文化标志,就像柏林街头形形色色、多元的俱乐部已经把柏林这个发达国家中居民收入最低、房租最低的首都变成了欧洲最有魅力的夜生活之都。在东区栗子大街77号公社里,所有25名成员必须轮流在集体厨房贡献劳动。

  在60年代学生运动高潮的十年后、柏林墙被推倒前两年,西柏林的学生们在1987年的五一节前夜的“女巫之夜”再次发动了12小时的街头暴动。尔后,这个“五一节暴动”成为柏林的革命惯例。

  若干年前的“五一”前夜,上百名西部地区赶来的无政府主义者睡在洪堡大学的一所旧体育馆的地板上,突然遭到极右分子的袭击,值班同志挨个叫醒了沉睡中的每一个人,在黑暗中,我与大家安静、迅速地捆好睡袋、收拾完毕,从一处侧门撤了出去,在柏林东区的大街上熬过了下半夜。几天后,柏林爆发了社运团体与极右分子的街头冲突,而这一冲突只是一个月后热那亚行动的预演。在行动的意义上,柏林公社因而成为欧洲的社运圣地,吸引着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进步人士,柏林墙也再不仅仅象征着和冷战和极权,而是人类社会所有不公正、压制自由的象征。

  以至于柏林墙倒掉20年后,德国联邦选举研究的一项调查表明,尽管57%的原东德人承认统一利大于弊,但是同时有62%认为东德社会要比现在更公平。这一态度并不只是退休老人对往日时光的回忆,或者失业者对现实的不满,而是柏林公社对社会正义和自由的不懈追求在激励着东部地区人民保持对资本主义的警惕。

  柏林墙虽然倒塌了20年,但世界上仍然存在其他有形无形的“柏林墙”:朝鲜半岛沿“38线”韩国一侧非军事区内一条几百公里长的水泥墙,已经矗立几十年;2003年以来,以色列不顾联合国决议,沿巴勒斯坦自治区边界修建了隔离墙;印度从2002年开始在印巴边界铺设2900公里长、5公里宽的地雷区。。。。从太空鸟瞰地球,这些新的长城依稀可见,冷战虽然结束,柏林墙已成文物,但人类间的自由和交流却远未实现。

来源: 荆楚网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