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忍看派出所里摄像头继续疯掉
大江网 2009-12-14 11:41

  作者:宋桂芳

  昨日,昆明一盗窃嫌犯邢鲲在五华区小南派出所候问室内死亡,当晚,昆明市公安局就此进行通报,该局新闻发言人称经法医初步勘验,邢鲲系自缢身亡。发言人表示,由于候问室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房顶,位置较高,导致候问室内留有视线死角,因此无该男子自缢死亡画面。(12月13日《新京报》)

  值得表扬的是当地职能部门工作效率很高,又是法医勘验又是调查处理,还迅速召开新闻发布会,比起那些迟滞拖延的做法,显然有了很大进步。但按常理来说,当事人罪不至死,何至于非要轻生?况且,据警方通报,邢鲲属于惯犯,应该见多识广,心理应该很强悍,何至于这次“投入派出所候问室”就脆弱到寻死?

  这些问题,本来可以很清爽,只要派出所内的摄像头是正常的、健全的,真相自然一目了然。诡异的是,偏偏“候问室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房顶”了,“因此无该男子自缢死亡画面”。或许是安装技术人员水平有限,导致出现了视频死角?

  发生在某些基层执法部门摄像头上的巧合太多了,比如重庆市高院执行局原局长乌小青乘同监舍被羁押人员午睡之机,避开监控录像,用棉毛裤裤腰绳,在内监门处上吊自杀;再往前说,云南“躲猫猫”事件、陕西高中生猝死案、江西九江看守所“做噩梦”说、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嫌犯睡梦中“床上摔死”等,都有一个共同点:关键时刻关键地点,摄像头都出了问题,不是坏了就是故障了,或者始有终无,总之,是没法举证的。

  人是复杂的,突然爱上了在派出所或看守所自杀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问题是,怎样让公众相信这种可能偏偏就兑现为现实。在这个问题上,与其说是公众患上了“摄像头依赖症”,不如说是某些部门的解释与说法悖逆了公众的常情常理,总该要有更充足的证据、更服人的推理吧——这个要求,不是基于法制权利的层面,而只是一种生活实践上的基本常识。忍看派出所或看守所里摄像头继续“疯掉”,而当事职能部门又常无理无据,这究竟在说明一些什么真相呢?

来源: 红网-潇湘晨报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