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媒体热评 正文
2009的警醒,强权面前谁能安眠
大江网 2009-12-29 10:15

  一年将尽,照例媒体有盘点。我应新旧媒体之约,分别写了回顾新世纪10年的《十年一觉:鸟枪换炮?》,写了2009的年度人物《率性的韩寒》,写了《我所感知的2009时评》,却感到最想说的感觉尚未说出来:如本文的标题所言。

  立意写这篇文章之时,我心底忽然响起了罗大佑《恋曲1990》的旋律。那是一首忧伤而不乏甜蜜的失恋者之歌,“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它与我共鸣的是什么呢?1990与2009有什么相近?是“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的人生易老的古老感慨?应该是“轰隆隆的雷雨声在我的窗前”这句话,触动了我的心弦吧?

  我觉得回想2009的新闻事件,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我们的社会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群体,都不可能超然于中国社会现实;今年众多的事实一再警醒我们,如果听凭无法无天的强权为所欲为,践踏社会正义,中国没有谁可以高枕无忧,确信自己能够永远平安无事。

  去年轰动一时的杨佳案,有人以为那种不尊重公民权的限制人身自由的盘查,是对付外地人的,只是碰巧北京人杨佳比外省人脾气大,一定要讨到什么“说法”。2009年曝光的交管“钓鱼执法”案,告诉我们,某些“执法”人员并不分本地外地,“一视同仁”地收拾。无疑,“钓鱼执法”已有多年,被钓的私家车主“张军”们,也以上海本地人居多。

  警察们奉命捉拿王帅这样的举报人是常有的事。南方日报12月26日报道说,该报记者到本省廉江市,去采访该市公安局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陈锡照乔迁豪宅的大宴,好不容易才从当地警察的监视中逃脱。

  北大教授孙东东说99%的“上访专业户”有精神病。而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广西桂平市有个叫吴宗明的老同志,7年以前他是市信访办的主任。这名在市检察院干了11年、司法局当了7年副局长又在信访办当了3年主任的老干部,最终成了“上访专业户”。到市里不行,到自治区,又到广州找两广督察组,找北京媒体喊冤……而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大兴安岭农垦公安分局下辖东方红派出所民警高作喜,因为不服领导徇情枉法对自己的不公正处理而上访,干脆就被领导强行送到了精神病院。

  发生在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的“躲猫猫”事件,实被打死的犯罪嫌疑人李荞明原是一介草民;可是莫明其妙死在看守所的乌小青,却是重庆原法官进修学院院长,官至正局级,也算是“人上人”了。

  何祚庥院士理直气壮的说“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时,他指的是矿难中丧生的底层人,为生活所迫不能不冒死下井。而在强拆中自焚的唐福珍,却不是底层人。她通过多年奋斗,本已跻身先富起来的阶层,是成都有名的民营企业家。昆明螺狮湾被强拆的数以万计的商铺老板,也不是最底层的人群。至于前两年被整合的了陕北油田老板,今年正在被整合的山西煤老板,一度呼风唤雨,自以为是能人。现在看来,在所向披靡的行政权力面前,也不过是“屁民”。

  孙志刚惨死在收容所时是打工者身份。而据《了望东方周刊》今年第51期报道,河北蔚县煤炭工业安全管理局原副局长任智斌极可能是“被自杀”。

  这些案例充分表明,不仅普通公民等所谓弱势群体,就是警察、公务员、官员和百万亿万富翁,这些一般认为属于强势集体的人,也随时可能身家性命不保。因为强弱总是相对的,是因时因地而变的。没有对权力公开透明行使的约束和全面有力的监督,没有程序正义,谁都有可能变成下一个窦娥。30年前经历了那么多人整人的政治运动,忽而九天之上忽而九重地狱之下般的遭遇,我们本该懂得民主与法治对于驯服强权的重要性。可是,我们似乎并没有真懂。重庆掀起“打黑”风暴时,不少网民居然连律师依法为犯罪嫌疑人辩护都要开骂,正如赵长青老先生所说,这表明我们的普法失败了。

  我们应当牢记,对任何一个人的不公正,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正;不驯服公权而维护社会公正,任何人包括我们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不公正的牺牲品。古话说得好:“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们就是要看牢那只欲加人罪名者、有权加人罪名者的手,要让他的说辞经得起天下人的质疑。

  罗大佑的《1990恋曲》最后两句是复沓的:“永远无怨的是我的双眼”。这双眼当然不是伍子胥被剜后悬在姑苏城门的诅咒的双眼。我们都是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我们活在社会转型期的中国,这个“历史”远未终结、每天纷纷攘攘的中国,让我们瞪大双眼看着上演精彩的人间悲喜剧吧!

来源: 中国江苏网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