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原创时评 正文
鹤岗东北亚杀人案的逻辑推理
大江网 2010-01-19 15:17

  曹宏伟

  37岁的黑龙江省鹤岗市益新煤矿党支部书记、优秀共产党员谷顺利在给妻子卖冰淇淋的摊位上遇到了三名酒后滋事的暴徒,他在身中七刀的情况下,遭遇三名暴徒的残忍杀害,临死前还死死的抱住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笔者和《今日信息报》记者面对精神崩溃、瘫倒在地的年仅37岁的受害人妻子姜某某和她11岁的儿子时,内心不免波澜起伏。

  据《黑龙江电视台-都市频道》新闻夜航栏目报道,2009年7月29日,鹤岗市民何顺和朋友喝了点酒感觉天气炎热就到附近的冷饮摊想买个冰淇淋吃,可是人家刚打完冰淇淋给他,何顺几个人却说不要了。(在鹤岗某看守所)犯罪嫌疑人何顺对着镜头说:“不买了想走,然后老板说话挺难听的。我就问他骂谁呢,然后他说骂你咋的,我就过去了。”镜头一转,主持人接着说,酒劲正浓的何顺岂能吃亏,掏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向卖冰淇淋的人捅去,导致对方当场死亡。

  节目播出后,受害人家属向《今日信息报》记者反映,被害人谷顺利没骂人。为澄清事实,记者一行赶到实地进行采访,结果令人吃惊。鹤岗市公安局政治处新闻科陈科长热情的接待了记者,令人遗憾的是直到记者一行离开鹤岗,工农公安分局也没有同意记者的采访要求,拒绝采访的理由是记者不能介入刑事案件。

  媒体报道刑事案件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促进司法公正,要求加强对司法机关的监督。新闻媒体作为群众获取信息的平台,理应发挥其舆论监督的作用。

  笔者查遍了所有的法律法规发现,只有1994年颁布的《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第三条要求新闻工作者“维护司法尊严,对于司法部门审理的案件不得在法庭判决之前作定性、定罪或偏袒的报道;公开审理案件的报道应与司法程序一致” 。1996年中宣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司法部和新闻出版署等部门下达的关于新闻法制的意见中也要求媒体:“不对正在审理的案件作有倾向性的报道”。

  上述两个规定是我国目前情况下对媒体报道刑事案件的相关制度性的规范,对媒体介入刑事案件的时间根本就没有作出明确的规定。

  最近,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同志特别强调,公安干警要学会与媒体打交道,要善于与媒体沟通。然而,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拒绝记者采访的理由似乎与这位开明领导的讲话背道而驰。

  其实,东北亚杀人案只是一个手段残忍、社会影响十分恶劣的刑事案件,其中既没有高官,也没有明星,更没有其他特殊情况,所以本不该成为一个如此受人关注的案件。但是,为什么新闻媒体要关注这起杀人案件呢?

  其实,有人认为此案是因为一元钱的冰淇淋而毁了几个家庭的安宁,太不值了。笔者看,群众是站在道德的立场来看待和评论这一事件,而没有从法律的角度来分析这一事件,忽视了我国的法律存在。这一事件,从人们的争议和评论中,充分暴露了人们法治意识的淡薄。

  笔者是学法律出身的,鉴于对法律知识的浅显了解,这一事件的所触及的法律看点主要有以下两点:

  一是当受害人说:“你不要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走”时,嫌疑人即蛮横地说:“不要咋的?”接着从身上掏出尖刀对受害人说:“信不信我一刀攮死你?”,然后三个加害人一起扑向受害人,其中一个将受害人抱住,另两人分别用刀向受害人身上连捅了七刀。其中两刀直向心脏捅去,导致受害人当场死亡。就此可以看出,犯罪嫌疑人杀人的主观故意极其明显。这一点,所有在现场的人都看的很清楚。

  二是当嫌疑人将刀插向受害人心脏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知道了受害人必死无疑,因此当他们实施完杀人行为后,即喊道:“快跑!”由此可见他们是希望受害人死亡的这种结果发生的。如果不希望这种结果发生,那么他们就应该采取救护措施,以减少损害的程度。因此,对照《刑法》中关于故意杀人的构成要件,即“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危害后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其行为是否是故意杀人岂不是昭然若揭?

  类似这样的案件,被定性为故意杀人的已不止一例。2008年3月27日,一名罪犯名叫王立敏的,在秦皇岛市某饭店吃饭时与邻桌吃饭的刘某、王某某、王某发生冲突,双方并不认识也从未有过任何恩怨,王立敏即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先后刺中王某某的头部、胸部、背部、四肢数刀;刺中刘某胸部、臂部等处数刀;刺中王某头部1刀。致刘某当场死亡,王某某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均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并判处死刑,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他的死刑。

  笔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当时对受害人实施侵害的是三个人,其中直接使受害人失去反抗能力并被受害人临死时死死抱住的薜强,竟被公安机关没有寻问在场的受害人家属、证人、报案人的情况下就以其与受害人死亡无关而将其当天释放?据受害人家属讲:案发是2009年7月29日,而公安机关却是在8月3日才对她和在场证人进行寻问,而恰恰是这位证人证实:是薜强将受害人先抱住并使受害人反抗能力受阻,才使另两名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得逞,薜强对受害人的死亡有着必然的联系,应不应该是同案犯?公安机关怎么可以对该人不采取刑事拘留。

  更有甚者。据作证的证人向《今日信息报》记者反映,其在公安机关作完证后不久,即有人两次到她工作的地方威胁她,声称:不要乱说,不要在哪都乱说,到公安机关也乱说。让她下班小心点。对此笔者又不明白了,证人作的证,为什么会有别人知道?

  当然,目击者的证言未必全部真实,那么,工农公安分局当晚为犯罪嫌疑人薛强办理的所谓“取保候审”的依据又从何而来?是三嫌疑人的一面之词吗?如果能做到起码的审慎,就应询问现场的目击者和在场的受害者家属。如果确实来不及,也不该草率为嫌疑人薛强办理所谓的“取保候审”。

  工农公安分局回避新闻记者的采访更让人们没有理由相信真相会在他们手头大白。相反,第三种调查力量———新闻媒体和律师的介入,展开证据上的竞争与碰撞,各种信息得以发掘,才有可能最终驱除阴霾、还原事实。同时也让这一过程中受害人及家属的权利得以维护,而不致沦为任意宰割的羔羊。

  现在看来,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有意回避记者的采访,可能是因为心里有鬼,也可能是因为自身的实际水平,更可能是因为其中还有一些不宜披露的真相乃至某些不可告人的内幕。于是,就出现了回避采访甚至刁难记者的事情,于是,就引起了记者对案件侦查过程合法性的怀疑和律师对案件定性的质疑;于是,一起普通的杀人案件就变得不普通了,简单的案情就变得不简单了,明白的事情就变得不明白了。

  受众也需要通过新闻媒体聆听多种声音才能获知真相。如果只能听凭警方高高在上地“为所欲为”,那么,真相可能将被掩埋,正义可能将随着那一锤定音如云消散。以往所有反对媒体介入刑事案件的理由,在这里再一次地被证明其蛮横与无知。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二款关于“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对于需要补充侦查的,可以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也可以自行侦查”的规定,笔者建议鹤岗市人民检察院行使法律监督权,将本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或者自行侦查。鉴于鹤岗市工农公安分局的侦查行为缺乏可信度,自行侦查应该比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会客观公正些。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黎中元
相关新闻
302 Found

302 Found


nginx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