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原创时评 正文
韩寒浪得虚名
大江网 2010-04-15 08:25

  胡胜华

  四月十四日,韩寒写《诸恶与众善》一文,对网上广泛流传的挂名“韩寒”的《不要再给西南人民再捐款捐水了》,予以澄清,并且阐明了自己的观点。我看了以后,深感其烂,不但文笔烂,见解又浅薄、又滑稽,令人失笑。例如韩寒说:“对于本文背后作者的观点,我认同一部分,但对于主观点我不认同。”请看这叫什么中文?什么叫“对于本文背后作者的观点”?直接说“对于本文的观点”或“对于作者的观点”不就得了,何必这么罗嗦?这样不简洁?又如这段:“至今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就是比如某处灾难,救灾最终需要一亿,民众积极捐款,捐到了五千万,那到底意味着救灾总款变成了一亿五千万呢,还是救灾款依然是一亿,但是我们捐给了政府五千万?它困扰了我很久,最终解决的方法是各帮各的,各行其善。”请看这又叫什么中文!文句不通、语义迷糊,简直不知所云。对于该文作者的主观点——“不要再给西南灾区捐款捐水了”,韩寒说:“西南大旱,天灾人祸都有,无论一个政府做的有多么不到位,都不能妨碍你以个人的身份行善的决心。事实上,经过了汶川地震,震后又出现了一些让人失望的新闻,大家的善心抗震程度又有所提高,之后的几次天灾,民众的热情程度一直不是很高,包括这次西南大旱。但你需知道,也许只有你知道,在你的一身中,一定犯下了罪孽。虽然在这个压力这么大的社会里,我们恨不得都是需要扶助的对象,但是力所能及的慈善,不光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加有希望,也是为了减轻你自己的罪恶,这个事情和政府无关,但是和社会有关。有一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但是如果诸恶一直在作,甚至越做越过,乃至是非颠倒,这一切都不影响后面的那句,众善奉行。只有众善够重,诸恶才能被诛。”

  事实上,这完全是转移话题。我看过《不要再给西南灾区捐款捐水了》这篇文章,它说的根本就不是不要行善,而是行善的方式——不能帮政府擦屁股、不能帮了灾区倒忙,并且给出了理由——政府不缺钱、善款被截留、人祸不可免,并且提出了应该如何行善——“监督好政府做好本职工作,发挥好舆论的作用”,这才是社会救济的正道。作者的前提是基于“并不是好的初衷都能带来好的结果”、基于天灾被拖成人祸、基于政府应该自负其责,反过来讲,如果好的初衷能带来好的结果、如果完全是天灾、如果政府勇于负责,那当然可以乐捐了,但以现在政府的公信力、服务态度和行政决策,显然谈不上,至少作者是这样怀疑的。所以,作者并非不主张行善,而是要纠正行善的方向、要澄清混淆的责任观念。事实上,“监督好政府做好本职工作,发挥好舆论的作用”,本身就是在行善,这与送点水送点钱比起来,且是大善。可是到韩寒这里,却变成了因为有诸恶,所以不行善,可见其逻辑训练之差劲。

  至于他说:“但你需知道,也许只有你知道,在你的一身(按:“生”字之误!)中,一定犯下了罪孽。虽然在这个压力这么大的社会里,我们恨不得都是需要扶助的对象,但是力所能及的慈善,不光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加有希望,也是为了减轻你自己的罪恶,这个事情和政府无关,但是和社会有关。”这话颇有点“原罪”的宗教味道。但是,你真的相信吗?

  还在前不久,他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公然鼓吹拜金主义是好事、最多让人活得低俗一点,现在却要人自承“罪孽”、“罪恶”,这不是怪事吗?真正有“原罪”意识的人,会如此肯定“拜金主义”吗?这种招摇和变化,就好比一边喊杀生是罪恶的,一边却大吃猪肉,还是“远庖厨”式的享用,这是典型的伪君子。更在最近,他在《散文一篇》中说自己“未曾给这个社会增加罪孽和负担,至少迄今为止是这样”,像白鸽一样纯洁,现在却要求别人“你需知道……一定犯下了罪孽”,这不滑稽吗?而且,慈善和爱心,属于伦理道德范畴,“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加有希望”是其目的,这固然和“社会”有关,但岂真的与“政府”无关吗?

  我这篇文章,重点不在讨论《不要再给西南人民再捐款捐水了》的错对(事实上,我并不一般的反对捐款捐水,而是主张谁的责任就应该归谁来负,大丈夫有屁股自己擦,不能让别人代擦、别人也不应该代擦),而是拆穿韩寒的非是。——这种人无论文笔、思想还是生活阅历,皆不入流,居然浪得“公共知识分子”之名、“80后意见领袖”之誉,光此一事,就足证明大陆文化水平多么荒腔走板!

  附记:

  一、我看到网上说美国《时代》周刊将韩寒列入年度全球最有影响的人选,很多人为之激动、雀跃,真是莫名其妙。人家虽然列入了他,但却把他归在“艺术和娱乐界”,其他的“思想界”、“英雄”、“偶像”不与焉,根本就不是什么“知识分子”、“意见领袖”,换句话说,老外根本就看穿了你,这些人居然激动得起来!

  二、还有那个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的张鸣教授,蠢头蠢脑的,居然说“大陆所有教授的影响力赶不上一个韩寒!”他忘了他说这话时,自己正是一个教授!原来他混了大半辈子、搞了大半辈子的学问,居然赶不上一个二十几岁的后生的千万分之一,这岂不反证张鸣极其失败的一生吗?如果真是这样,还有脸写什么时评啊,趁早投笔毁容、披发入山吧!何况,教授的本职工作是做学问,这与娱乐人物的影响力是两码事。依那种虚高的影响力,岂止中国教授,整个全球教授的影响力都未必赶得上韩寒呢!实际上,教授有教授本身的影响力,教授的本职工作应该是写PAPER、应该是出专著,这并不排斥关注现实,而是要将批判现实上升到学术研究的高度、上升到理论探讨的高度,否则的话,就是失职。然而,我们看到,作为政治学专业的教授,张鸣成天在时评栏目上驰骋,我们有理由怀疑他鸠占鹊巢,或者占着茅坑不拉屎。——要写时评,辞职后想怎么写就怎么写,既为教授,就应该以学术研究为本、就应该拿出学术成果,这是基本的职业道德。总之,无论正反,此人已经不适合在大学当教授。

  三、有人问,既然我看不起韩寒,那为什么还要批评他?事实上,我批判的不是他、甚至不是批判他的批判精神,只是以他为素材和聚焦,透视整个“右倾幼稚病”和当今文化丑态而已。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5125162]大江网友:审视一切 2013-04-28 13:36 发表评论:
人家阐述的观点 让你断章取义的乱说一通 都变味了 如果按照你这篇文件也跟你一样断章取义,你这篇文章更加做漏百出!!

[375378]大江网友:蓝星 2010-09-07 11:34 发表评论:

  韩寒有点象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对社会上腐败发发老骚,没有本事改变本质。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