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江时评 > 原创时评 正文
谈谈孙葆洁的红牌和两个人的眼泪
大江网 2010-04-19 15:34

  作者:邱虎

  4月17日下午,南昌八一体育场红得发紫、热得发烫——八一队为我们献上了一场过程精彩、结局堪喜的比赛,八一队球迷再次享受到久违的欢乐。小将陈志钊在前场的多次突破过人、贝托下半场的出色发挥、程晓鹏两粒创纪录的点球、小将李磊的激情一铲,整场比赛亮点很多,媒体也都充分报道。在此,我来谈谈我眼中的两个细节。

  孙葆洁的红牌

  孙葆洁本场祭出两张红牌,我看都不合理。第一张给八一队小将李磊。当时,李磊的动作确实有点大,发个黄牌很正常,但给红牌就过了。因为李磊的飞铲既不是背后铲球,又不是进攻队员即将面临破门良机,更没有顶撞裁判或与对方的人身过节。

  这张红牌的结果就是让八一队的场上形势顿时由优转劣,不久就被对方扳平比分。

  也许是孙葆洁自己也意识到第一张红牌不妥,在比分打平后,他又给了绿城队一张红牌。当时的情形是双方都在奋力抢球,球权不归任何一方。双方都是奔球去的,都没有恶意犯规的主动性,应该双方都不得牌。

  这两张红牌都不该给,但有张红牌,孙“金哨”又漏了。贝托在禁区内被守门员绊倒,孙葆洁给点球没一点问题,但此时,他还应该给守门员一张红牌。因为判了点球,说明他看到了守门员这个犯规。如果守门员不放倒贝托,贝托将面临射空门的绝好机会,这绝对符合给红牌的要件。

  整场比赛,孙葆洁确实没有有意倾向哪方,但他的几次关于红牌的判罚都带有明显的“平衡”色彩。这种违背规则的“平衡”,不应为一名金哨所有。

  两个人的眼泪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朱炯要感谢各方,是我能预想到的。但我没想到的是,朱指导竟然在说第一个感谢时,就情难自已,眼泛泪光,哽咽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感情。

  在我印象里,朱指导的情绪波动是很小的。去年成功冲超的那场比赛,八一队胜出后,场上欢腾一片,但朱指导仍面无喜色,因为另一场相关比赛还未结束。当我获知那场比赛已结束后后,第一时间跑去场内告诉他。他当时只兴奋了三秒钟,便收住自己的情绪,神色如常了。

  这一次朱炯的泪光,也许反映了他极度渴望胜利的精神状态吧。

  赛后,还有一群人流泪,那是不远千里来南昌的绿城球迷。其中,一位流泪的女球迷令人难忘。她哭得很伤心,而让我难忘的是她逼问吴金贵时的一句话:“你为什么还笑得出来?”

  记得李宁也遭遇过此问。在1988年奥运会上,被全国寄以厚望的他发挥失常,多次发生重大失误。但每次李宁都保持着微笑离场。全国对他的微笑予以严厉斥责,他只能回答:“不笑,难道哭么?”

  其实,对于失败,李宁应该比全国人民都更难以面对。吴金贵也一样,心里一定比那位女球迷更不愿输球。但心里难受,就一定要哭出来么?哭泣是一种解压的方式,但绝不是唯一的方式。

  无论如何,朱炯因本队胜利而动情落泪,女球迷因失败而伤心哭泣。两种眼泪辉映的是同一种情感,一种为球痴狂、把足球看得比面子更重要的肺腑之情。

来源: 大江网
编辑: 刘彧
相关新闻
[313190]大江网友:红霸☆红军 2010-05-04 13:38 发表评论:

  不知道孙保洁的金哨怎么来的


我来说两句:
[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大江网立场 ] 昵称:     
-
-
-
-
-
-
-
-
-
-
大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或“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大江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大江网讯[XXX报]”或“大江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江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江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大江网新闻中心 电话:0791-6849735
时评点击排行榜
时评周刊
每日推荐
漫 评